【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10


不過當他用力踩著Dum的臉時,臉上浮出了笑容。
阿爾弗雷德看到Dum的一塊下巴飛到房間另一頭,接著又出現了一個亞瑟,
年紀約莫八、九歲,他一邊竊笑一邊跳下桌子,
猛然的揮動手裡的刀子刺進被針線缝住的人,他很快的割開對方的喉嚨,砍下頭顱,
眨眼間針線又消失不見,而帽匠也只是一個人站著。
「所以,這就是愛麗絲,愛麗絲就是這個,哥哥你看到了嗎、看到了沒?」
阿爾剛剛只專心看眼前的景象,沒有留意到身旁兩側站著那對雙胞胎。
Dee的微笑既溫暖又漂亮,她揮舞鐮刀準備將阿爾切成兩半,
一隻漂浮在空中的大手擋住了攻擊,阿爾忍不住抬頭望著那隻手。
Dum皺緊眉頭,努力想把大手扳開卻做不到。突然間他開始抽搐,
Dum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胃裡冒出,越長越大、越長越大,
直到撐破皮膚,鮮血和肉塊飛濺開來,那顆金髮頭顱也滾落到地上。
阿爾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伊凡,他渾身浴血卻面帶微笑,頭已經接回去了,
不過手臂還留在Dee的鐮刀上。
「啊,你們真是太失禮了。在我們一起相處過美好時光後,你們變得太瘋狂,
以至於忘了自己背叛的人是誰。」他掛著笑臉,優雅的拍掉濺到身上的部分器官與人皮。
「再說,你們來這裡居然是要殺掉愛麗絲,當然不可能,你們也看到了,
愛麗絲已經不再是人類了。」
Dee顫抖的盯著遭肢解的哥哥,即使大笑也感覺到膝蓋在發抖。
「你說更瘋狂、更瘋狂嗎?可是要怎麼做到?如果不瘋到要殺掉你的話,要如何做到?」
她笑著跳回去投射在地面的傢俱影子中。
亞瑟走到阿爾身邊,然後回頭瞥了一眼正在重生的屍體。
「不安全,這裡也不安全了。」他搖搖頭,抓住阿爾的手,帶他離開辦公室。
阿爾也跟著回頭看一眼,發現Dum站了起來,碎裂的身體快速的重組回去,而伊凡……
伊凡消失了。阿爾只覺得肩膀上好像有什麼東西,
他一轉頭就看見右肩上方有雙紫色眼睛,那是柴郡貓的眼睛。
柴郡貓在他肩上似乎很舒服,嘴角上彎著,露齒而笑。
阿爾很驚訝自己居然會如此注意一隻貓的笑臉。
被亞瑟一直拉著走、又撐著另一個人重量的他幾乎摔在地上,阿爾瞪著帽匠,
卻發現他的兩條腿都不見了,傷口所流出來的鮮血浸染到自己身上。
Dum和Dee從亞瑟的影子裡爬出來,抱著亞瑟的雙腳狂笑不已。
「我們砍下了他的腳!喔我們做到了!帽匠的腳、帽匠的腳,接下來要怎麼做呢?」
Dee愉悅的把雙腿拋向空中。「也許在我們拿到其他部分後,可以吃了他的腿,
妹妹我餓了,真的餓了,不然現在來吃掉它?」Dum露出猶如妹妹的笑容,
從影子裡拿出鐮刀揹在肩上。「對了,兔子在哪裡?三月兔?」
彷彿聽到了叫喚,三月兔轉眼間出現在Dum旁邊,兩手握著刀身。
「這比我想的輸得更慘。」他輕輕嘆口氣,抬起肩膀摩擦臉頰。
亞瑟皺著眉頭,退到阿爾身旁,原本待在阿爾肩上的貓也跳下來,
著地瞬間幻化成人的模樣。伊凡溫柔的笑著,轉頭望著帽匠。
「我想我應該給你一點娛樂。」「哈哈哈哈,貓咪最懶惰了,可愛的貓咪。」
帽匠雙手環住阿爾的大腿,用臉頰摩蹭著他的褲子,並微微噘起嘴巴。
「好多好可怕的人,好恐怖。可是-我喜歡玩遊戲,我們一起來玩遊戲,來玩嘛。」
壓低的聲音抓回阿爾的思緒,帽匠的眼睛閃過危險的綠色光芒。
和剛才相同的符號在他們底下發光,不過這次的符號大到充滿了整個空間,
刺眼的光芒使所有影子都消失不見。「我喜歡遊戲,我們來玩遊戲。」
阿爾望向聲音的來源,注意到站在伊凡身邊的人,是那個看起來表情黯淡的亞瑟。
「玩遊戲好有趣,我等不及要跟你玩遊戲了。」而小號亞瑟也出現了,
他坐在地板上竊笑。接著出現更多亞瑟,直到伊凡身後出現了六個人。
「一起玩嘛。」六個人用同一副嗓音說著。他們全都掛著笑臉,步伐不一的向前移動,
除了原本的那個亞瑟,他依舊抱著阿爾,一臉悠閒的模樣,好像不關他的事。
Dum歪著頭,挑起了眉毛,他很快的又繼續笑,Dee也跟著他一起笑。
「太好了,真有趣!真有趣!帽匠正在做有趣的事。」
他們兩人異口同聲說著,然後向那群人走過去。
三月兔笑嘻嘻的跳到天花板上,雙腳有如裝了吸盤能夠貼住,也能自在跑走。
「來看看誰會先抓住他。」
雙胞胎放聲大笑,Dum敏捷的躲開其中一個亞瑟的捕捉,那個亞瑟摔倒在地上,
卻又很快的踢了Dee一腳並抓住他。另外一個亞瑟睜著寶綠色眼睛歪著頭張嘴發笑,
從他嘴中緩緩冒出白色的不明物體,Dum警覺的逃開,然後拿出背後的鐮刀揮砍,
掉落的白色物體一接觸到地面,立刻燒灼出大洞,而帽匠站在旁邊無辜的笑著。
「帽匠是如此特別,有誰會比他獨特呢?」Dum溫柔的微笑,接著衝向亞瑟,
拿鐮刀往對方身上砍去。帽匠失去了手臂,一邊發抖一邊緊張的張望,下一秒鐘,
另外一個帽匠掛起笑臉朝Dum攻擊。Dum很快的砍下他的手臂,
但亞瑟似乎沒有很在意,依然故我的衝向對方,他歪著頭不斷竊笑,
直到跑到Dum面前,亞瑟的身體貼向他,做似擁抱一般,
沒有雙臂的地方冒出煙霧圍繞住Dum,Dum看著自己被灼燒的軀體大聲尖叫,
燒掉的血肉變成灰燼,雖然看不到火燄,但亞瑟本身就像個火團,
只要碰到就會燃燒為灰。Dee皺著眉頭飛快回到哥哥身邊,
不過沒有雙手的帽匠擋住了她的去路,由於雙手被砍斷,所以站姿有點向前傾斜。
「好可愛的小女孩,真是可愛,我喜歡妳的頭髮,真的。
在妳的頭掉到地上的時候,我就會吃掉妳的頭髮。」帽匠開心的笑著,朝她走去。
Dee舔了舔嘴唇,隨即轉身跑去哥哥身邊,伸出鐮刀將抱住哥哥的帽匠劈成兩半,
帽匠倒在地上抽動了幾下,然後變成一團灰燼。
Dum小聲的啜泣,他有一半的身體被燒光,包括臉部,因此只能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Dee小心翼翼的伸手觸碰哥哥,但手指頭卻馬上斷落,鮮血如注的噴到Dee身上。
帽匠走到她身後,鼻頭輕輕摩擦著Dee的後頸。「你不喜歡死亡嗎?我可是很喜歡喔,
一起死吧。」他慵懶的說著。Dee還來不及反應,長短不一的刀片就刺進體內,
她回頭一看,發現帽匠身上也流滿鮮血,刀片是從帽匠體內刺出來的,
他露出痛苦的表情,臉色十分蒼白,亞瑟咳了許多血,接著綠色眼睛向眼窩內縮回去,
轉眼間整個人化為灰燼,就像剛才那個帽匠一樣。
Dee跪了下來,鮮血噴往四周,身體微微抽搐。三月兔向下凝視著雙胞胎,
彈了下舌根後,將視線轉移到帽匠身上,他皺著眉頭,發現有東西爬到自己身後。
三月兔泛起微笑,微笑逐漸加深,直到大聲狂笑。
帽匠的眼睛閃著祖母綠的光芒,最小的帽匠爬到三月兔旁邊,手握刀刃。
三月兔跳到他身後想要抓住他,但亞瑟就像松鼠一樣靈活,他用刀刺穿對方的軀幹、
大腿、胸部及手臂。彷彿不需要使力,很輕鬆的反覆狂刺。
小帽匠掀開三月兔的衣服爬在他身上,到腿部的地方時,狠狠的刺穿他的膝蓋,
無法再支撐的雙腿使他整個人摔落在地,發出一聲巨響。
小帽匠一邊竊笑一邊回到屬於自己的團體中,他抱著阿爾弗雷德的腳,
和原本真正的帽匠做同樣的事。他一直掛著笑臉,突然間笑容猶如凍結,
柔軟的皮膚傾刻化為灰燼,其餘的帽匠也是如此,只剩下真正的亞瑟。
他眨了眨眼睛,抬頭看著阿爾。「我沒有腳,你應該要揹我。」
「對,你是應該,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吧。」伊凡笑了笑,並瞥了阿爾一眼,
好像在跟他說「你別無選擇。」
阿爾發出小小的呻吟,然後蹲下來讓亞瑟靠在他身上,雙手扶著他的膝蓋。
阿爾照亞瑟的意思讓他完全貼著自己的背,亞瑟說這樣他才不會掉下去。
亞瑟開心的笑著,長回來的雙腳前後搖晃。發覺到的阿爾丟下亞瑟,雙手交叉置於胸前,
瞪著亞瑟和伊凡。帽匠還來不及反應,屁股摔在地上疼痛不已。「討厭、討厭、討厭。」
他站起來拍掉衣服上的灰塵。「在他們重生前,我們快走吧。」
「你怎麼可以這麼隨性?笑嘻嘻的對付他們,又蠻不在乎的離開。」阿爾開門見山的問。
「他們還不習慣這個世界,所以不用太擔心,可是從現在開始,我們得加倍小心,
你也必須開始控制他們。」帽匠點點頭,然後看著掛著微笑的伊凡。
「可以走了嗎?」紫羅蘭色的眼睛眨了眨,伊凡走向兩人,牽起他們的手,
拉近阿爾和亞瑟之間的距離。發出光芒的符號在他們腳下若隱若現,
和之前的符號不一樣,是由線條組成的笑臉,旁邊還圍繞許多向日葵。
阿爾覺得自己的胃一陣翻攪,他闔上雙眼緊緊握住亞瑟的手,就像在往下墜落一樣,
強勁的風吹過髮絲和衣服,讓身穿的襯衫下擺飛到臉上,他感覺到胸口處有股溫暖,
抽噎聲迴響在耳際,阿爾吃力的張開眼睛,看到亞瑟正用臉頰摩擦自己裸露的胸膛,
他原本想將亞瑟推開,眼角卻發現自己正往下墜入洞穴中,
洞穴裡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東西,他設法去看清楚那些床、檯燈、衣服、茶杯、花、
和其他似乎很破舊的物品,阿爾猜想他們或許在時空隧道中,但是怎麼可能呢?
當阿爾的腳接觸到硬實的地面後,他毫不猶豫的推開亞瑟,亞瑟回到原先的位置,
帶著滿意的笑容看著他。阿爾張望四周,檢視三人所處的環境。
他站在花園中間,到處是黑濛濛一片,幾乎看不到東西,雖然每件物品都很乾淨,
不過濃密的黑霧使他難以看清楚,不自覺心生厭惡。
阿爾記得這個花園,他很清楚自己曾經來過,這裡就是他與帽匠初次相遇的地方,
往那條路走,就會看見一張長桌,上面擺放著精緻美麗的茶壺及茶杯,
各種甜美的茶香漂浮在空氣之中。
「為什麼那個符號裡沒有大手跑出來?」阿爾弗雷德回頭問著站在身後的兩人。
伊凡眨了眨雙眼,露出平時有的微笑。「啊,因為這次是我帶我們來到仙境,
有手的符號是女王的,他能強制要我們回來,那也是他能穿梭兩個世界的管道。」
亞瑟點點頭後,馬上走到阿爾身邊,伸手環抱住他,臉頰貼著他的胸口。
「你回來了!你回來了!回來、回到仙境!我們應該要一起喝個茶!」
帽匠拉著阿爾的手一路走到桌邊。阿爾的手掌撫著後頸,輕輕嘆了口氣,
順從的讓帽匠引領他到一張大而舒適的椅子上。
「啊,在我們喝茶之前,你不覺得讓他使用看看自己的能力是個好主意嗎。」
柴郡貓出現在其中一個座位上,用手托著下巴。
「喔對對對,愛麗絲、你呃……你應該學習讓大家不要太瘋狂!」
帽匠用力點頭,順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啜飲一口後,再將視線轉回阿爾身上。
「你還記得怎麼做嗎?」
阿爾遲疑了一會,身體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他非常清楚怎麼使用那個能力,
可是他很確定自己不想那麼做,內心有股聲音正在阻止他。即便如此,
阿爾還是認為有必要確定一下他是否能控制那股力量,
要是三月兔那夥人又回來攻擊他們的話呢?如果仙境能更增強他們的力量,
阿爾不想繼續坐以待斃,他要站出來反抗。
「我知道怎麼做,但不確定能否做到。」他小聲的回答。
「拿我做實驗吧。」伊凡笑著看他。
阿爾盯著柴郡貓,站起來緩緩走到他旁邊。他可以做到、他能夠做到。
阿爾闔上眼睛,雙手放在伊凡的肩膀上,再一次告訴自己做得到,
接著雙手發出了光芒,身邊圍繞著風,兩人的腳下浮現一枚符號,鐵鍊爬向伊凡,
將他綑綁起來之後變成輕柔白霧,白霧從伊凡口中探入後沒多久,
符號慢慢不見,光芒也跟著消失了。
阿爾再度睜開雙眼,向後退了幾步,他疑惑的看著柴郡貓,
柴郡貓依舊對他微笑,不過笑容似乎不太一樣,沒有先前的詭譎和壓迫感,
只是很單純從嘴角勾起的笑臉。
「喔有用。」柴郡貓拍拍手,溫柔的笑著,明顯對阿爾的表現感到滿意。
「現在對帽匠試試看。」「不!」帽匠立刻大叫,他站起來躲到椅子後面。
「不!不要!不要現在!」帽匠露出恐懼的眼神看著阿爾,全身都在發抖,
他爬到桌子底下,嘴裡不断喃喃自語。
阿爾感到很疑惑,罪惡感充滿了心口,他彎下腰看著抱住自己小腿左右搖晃的亞瑟,
寶石綠的眼睛乞憐的望著阿爾,他搖搖頭,害怕的縮成一團。
「不!離我遠一點,我不想要變成那樣,不要!別靠近我。」帽匠放聲尖叫,
爬到桌下另一角,躲在下方窺視柴郡貓和阿爾的反應。
阿爾露出受傷的表情,他移開桌子,走到正在發抖的帽匠身旁。
亞瑟睜大眼睛看著他,身體一直發抖,連虹膜、嘴唇都不例外。
「不要那樣對我,拜託你,我沒有辦法變得正常,我不想要不瘋狂。」
帽匠擠出的是緊張的微笑,哽咽的幾乎無法說話,他慢慢的往後爬想離阿爾遠一點,
但一隻手阻擋了他的去路。
阿爾抓住亞瑟的手腕,緊緊將他攬入懷中。雙手環繞比自己身形瘦小的亞瑟,
讓亞瑟的下顎靠在自己肩上。「我不會那麼做的,不會再那麼做了。」
翠綠色的眼睛溫柔的凝視阿爾,亞瑟用臉頰輕輕摩擦阿爾的臂膀。
「你知道那是謊話、那是謊言,你很清楚、很清楚不是嗎。看吧,我告訴過你了,
之前就告訴過你那是謊話,可是……不……你不相信我。」
阿爾不是很懂亞瑟在說什麼,但他還是點頭,輕柔的拍拍亞瑟的頭。
「多麼溫馨的團聚!我是不是該趁這個時候偷喝點茶。」
伊凡轉頭看向右手邊的王耀,他穿著一襲印度風格的衣服站在桌面上。
「喔是毛毛蟲啊,見到你真好。」
「皇后已經知道你帶愛麗絲回來了,她正在找你們三個,還是快點躲起來吧。」
毛毛蟲跳下來,走到亞瑟和阿爾旁邊,手中的菸槍輕輕抬起阿爾的下巴。
「很高興再次見到你,愛麗絲。希望你能活下來。」
而阿爾也期望自己別死。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