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淨瑠璃獵師†【邑密】p.14

也許,他會掌管鼓鶴樓;也許,他會成為最出眾的舞子;
也許,世人會永遠記住他的名字,可是一旦死後,他又能擁有什麼。
繁華名利什麼都帶不走,掉落於泥地的花瓣會腐爛,腐朽的那刻,
心中所想的究竟會是什麼?如果能像曇花燦爛的開、燦爛的結束,
那麼一切是不是就會不同了?密眨了眨寶綠色的雙眼,
看著舞花在眼前紛繞的景象,他屏氣凝神,要求自己用全身去感受這樣的美。
卻沒想導此時此刻,混雜在細碎飛花中的蝴蝶,與花一同墜入泥中。

*************

或許在她發現密身上有靜御前的影子時,就猜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下場。
那天樁姬表演的曲目是黑髮,因為邑輝給密的吻而被擾亂心思,
表演也因此中斷,樂師愣愣的望著自己的反應,連熟客都皺緊了眉間,
現在想到當時的場景依舊無法釋懷,那樣的錯誤和悔恨,仍然如針刺在心頭。
她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邑輝了,他總是穿著一塵不染的潔白西裝,很紳士的微笑,
看起來就像聖經裡所描寫的天使。忘了是誰說織也和邑輝是大學時代的朋友,
不過兩個人的確很像舊識,華京院接受他們的提議讓邑輝成為樁姬的主治醫生,
而她對邑輝的憧憬和崇拜,也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愛意。有一次,
愛琳摘了於晨曦初綻的山茶花別在自己的髮梢上,
偶然瞥見的邑輝說她與山茶花十分相襯,從此樁姬就時常佩帶茶花圖樣的飾品。
她聽說黑崎家的密有很強的精神感應,很容易受到外在情緒的影響,
即便不常見面,她還是怕密會發覺自己喜歡邑輝的心情,
因為對於舞子來說這是要不得的,舞子存在的意義在於迷倒眾生,
藉以賺取金錢與名聲,只要把心掏給了誰,就等於輸了。
她不斷努力才得到花魁的地位,就是希望邑輝能多看自己一眼,
如今有機會能成為鼓鶴樓的當家,怎麼可以放掉這個機會。
原本,樁姬是這麼認為的,成為當家並擁有邑輝,可是……
她看了看矮桌上被拆開來的白紙,裡面擺著一雙剪斷鞋帶的木屐,
和另一張壓在木屐底下的米色信封。這雙木屐正是自己前幾天表演時所穿,
那次在後台為了引開密的注意而與他發生爭執,
如此一來他才不會注意到自己暗地割壞鞋帶的痕跡。
樁姬獨自坐在房間,燭火搖曳的影子映在水墨屏風上,四周鴉雀無聲,
觸摸木屐的手指不停顫抖,指尖游走到斷裂口,溢滿眼眶的淚水從臉臏滑落,
滴落淚珠浸濕了紙張,她不用想太多便知道是誰送的,
那個人肯定在嘲笑醜惡的自己吧,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拋棄一流舞子的自尊。
樁姬伸手抹去沾滿臉頰的眼淚,從木屐下抽出那封兩邊向內對折的信紙,
信裡夾著一朵枯萎的押花,扁平的暗紅色花瓣在米色紙張上呈現明顯對比,
是死去的山茶花,曾經再怎麼動人的香味都會消失。
她捏著押花,深深吸了一口氣,從肺中吐出的空氣充滿了罪惡,
每個呼吸都能聽見身體裡傳來的痛苦吶喊,已經到達極限,沒辦法再苟延殘喘。
樁姬緩緩站起,眼神渙散,手中的紅色山茶花掉落下來,她知道這就是結局了,
愛琳一定也很高興吧,害死她的兇手會淪落到這樣的下場。
樁姬走到梳妝台前,從鏡中望見自己的模樣,哭紅的雙眼眼角殘留著淚水,
消瘦的蒼白臉蛋雙頰凹陷,她很久都沒有睡好覺,自從靜御前出現之後-
美麗妖嬈的靜御前在舞台中央唱著歌,台下一片如雷掌聲,
為那位穿著粉櫻色和服的少年致意,少年轉過頭來露出宛如朝露的甜美微笑,
她這輩子都還沒看過這麼勾惑人心的笑容。
想到這裡,樁姬張開眼睛再度凝視鏡子反射的身影,她打開中間層的檀木抽屜,
右邊擺放著一把鋒利剃刀,刀面乾淨的能見到自己模糊的臉孔。

「……詠嘆京國之花,於榮華之前誘於無常之風。玩弄南樓之月,
此輩則似浮雲消逝於黃昏之中……」

腦海裡突然浮現的歌曲是自己最常演出的曲子,
她想起臉上塗著濃厚白妝的自己,細長的濃黑眼線和鮮紅色口紅,
印著許多鵝黃色花朵的吳服與衵扇,熟練的跳著樂師所拉奏的旋律。
溫熱的淚水順著先前的淚痕滾落,一生就這麼結束了-
「此輩,則似浮雲……消逝於黃昏……」
黑白屏風濺上大片深紅色的血液,樁姬倒臥下來,身體越來越冷,意識逐漸遠去,
她看見躺在桌腳旁的山茶押花,在含淚的視線中和鮮血融合在一起。
慢慢的,什麼也看不到了,就好像燃盡的燭火一樣-

**************

一條從池塘中躍起的錦鯉抓住了目光,原本打算要回房間的密停下腳步,
他駐足在廊下,看著已恢復平靜的池塘水面,沒有一絲波紋,
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手中的音樂盒突然又響了幾個音,
大概是發條未完全轉完吧,密捧著音樂盒轉身離開,
走沒多久就看見一群下地子慌慌張張的從對面跑過來,會是什麼重要的事?
正當這麼想的同時,他發現織也和邑輝快步的往樁姬的房間走去。
密皺著眉頭,心裡有股不祥的預感-「我想要舉辦一場葬禮。」
邑輝的聲音浮現於耳畔,手裡的音樂盒不自覺摔落到地面,發出巨大聲響。
碎裂的盒子響起歪扭的歌曲,混雜著機器尖銳的聲音,變得刺耳。
密卻完全沒聽到,他加快腳步往人潮的方向前進,不安的感覺填滿了內心,
在最後一個轉角處,甚至聞到濃烈的腥臭味,這個味道使他想起若林正造,
胃裡一陣翻攪,嘔吐感油然而生,密忍著這股抗拒,來到樁姬的房間門口,
拉門外早已聚集許多人。大家東張西望的想一探究竟,
但華京院派系的人圍起一道人牆擋在前面,根本無法踏進一步。
密硬是擠到最前面的位置,努力踮起腳尖,發現塌塌米上一片乾涸血漬,
心裡涼了一半-

 

「誰的葬禮?」
……「黃鸝。」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