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410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3【All英】微H

亞瑟愣愣的站著,猶如過了一世紀之久,阿爾的表情似乎在等待他開口說些什麼,
可是他要說什麼呢?撤回不公平的稅收?道歉?
阿爾露出受傷的眼神,亞瑟不確定自己是否看到眼淚,阿爾哭什麼?
現在想哭的人應該是他才對吧。「……我不要是你的弟弟。」
阿爾倒著眉頭,聲音略帶哽咽,他伸手將亞瑟摟進懷中,將頭顱靠在對方頸窩。
「我愛你,你卻一再的利用我。」聽到阿爾的告白,亞瑟驚訝的睜大了雙眼,
愛?不是兄弟的愛?「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弟,那你對我的感情是……」
「為什麼你還不肯清醒!我從小時候就愛著你了!是你想玩家人遊戲,
原本以為用家人的身分霸佔你也沒關係,但是……」
阿爾推開亞瑟,並抓住他的肩膀。「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亞瑟,
你不斷要求我付出,那我的回報是什麼?」「……回報?」
那一瞬間,阿爾好像抓到了希望,努力的從亞瑟臉中得到答案,
但亞瑟只是皺眉,對於阿爾的行為感到退卻。「我、我想我……你可能……」
他發現阿爾眼中的光輝越來越黯淡,最後絕望的避開交會的視線。
「別再說了,你只會讓我更傷心而已。」「阿爾,也許-」「也許我該離開你。」
「等等,為什麼要說這個。」亞瑟拉住阿爾的左手,對於他突然的發言感到不解。
「你知道我不喜歡你開這種玩笑。」「亞瑟,我沒有開玩笑。」阿爾撇過頭,
硬是擠出一絲苦笑。「你把我的心徹底摔碎了。」他掙脫掉他的手,轉身離開。
「不准你離開我!你是我弟弟,哪裡都不能去!」亞瑟對著他的背影大吼,
突如的閃雷劃亮了灰暗的天空,幾秒後天際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隆聲。
雨勢開始變大,細針般的雨滴拍打在窗戶玻璃上,
顆顆滑落的雨水留下一道道互相交錯的透明水痕。
「哪裡都不能去嗎。」阿爾沒有回頭,卻壓低了聲音,
讓亞瑟的身體忍不住打了寒顫,他從來沒聽過阿爾用這種語氣說話。
「我就知道你不會懂。」「那麼你說離開我以後你打算怎麼做,
跟法蘭西斯聯手對我刀劍相向嗎,告訴你我就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
背棄我你是不會有好下場的。」他不是有意要說出這麼種的話,
但亞瑟心裡有種預感,如果不趁現在放手一搏,阿爾就會永遠離開他了。
「我愛你,亞瑟。」亞瑟抬起頭,發現阿爾站在眼前,他環抱住他的腰際,
猶如擁抱戀人一樣溫柔親密。阿爾的嘴唇輕輕伏上,起初亞瑟的確想要反抗,
但是他卻不討厭這個吻,沒有任何原因,單純接受著阿爾的愛,
當阿爾的舌尖探入口中時,亞瑟回神過來,他別過臉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丟臉。
「好了,快放開我。」緋紅染過耳際,被吻過的雙唇泛著櫻桃色。
阿爾沒有理會,雙手反而伸進他的衣擺中,向上撫摸著亞瑟柔軟的肌膚。
「放、放手!」阿爾的舉動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亞瑟在他懷中拼命掙扎,
而更沒料想到的是阿爾過人的臂力。透過布料,亞瑟觸摸到他強健的肌肉,
緊貼著自己的是硬實的腹肌,相較之下,亞瑟瘦弱的身體再反抗也徒勞無功。
阿爾將他推到牆邊,抬起亞瑟蒼白纖瘦的雙腿,如此相近的距離,
從前那張稚氣的臉不知道何時變得這麼英俊美麗,高挺的鼻樑觸碰到鼻頭,
蓬鬆金髮下的額頭貼著自己的額頭,亞瑟突然感到一陣劇烈疼痛,
刺痛感從股間一路傳到腰際,阿爾喘息的聲音傳入耳畔,抽乾了他的力氣,
被觸碰到前列腺的亞瑟發出高昂的呻吟,劇痛與快感同時刺激著神經,
他不確定阿爾是不是第一次,但他真的痛的受不了。
每在自己痛到快要昏厥的時候,阿爾卻又適時的給予溫柔的親吻,
這是曾經跟在身後的男孩、曾經笑著說喜歡英吉利的男孩。
某種東西在亞瑟心中崩裂,眼眶溢滿了淚水,猶如窗外的雨滴不斷落下,
崩裂的就是他心中建設的美好情誼,什麼兄弟,原來阿爾根本不這麼認為,
那個屬於他的小小阿爾弗雷德,原來都只是自己的幻想。
亞瑟再也止不住悲傷,他放聲哭著,靠在阿爾身上使勁的哭,
不曉得怎麼解釋心裡複雜的感情,因為如果說沒有對阿爾動心那一定都是謊言。
之後,他只記得阿爾緊緊抱著他,小聲抽噎。

Indifference Cure…
反正都是一樣的。


「亞瑟。」阿爾的影像映在洗手檯的鏡子上,他突然開口叫他,讓亞瑟有些驚訝。
自1775年的那個午後,下次的見面就是獨立戰爭,那是當初他們都沒想到的事,
更沒想過往後的一百多年兩人除了公事外完全沒有交集,正確來說,
是亞瑟單方面拒絕見他,不只戰爭的事讓他受傷,只要想起阿爾,心口就會抽痛。
亞瑟扭緊水龍頭,刻意避開阿爾的視線,轉身要離開洗手間,
在與他擦身而過之際,阿爾拉住了他的手腕。「為什麼不肯接我的電話。」
「我不想和你有所接觸。」「你不需要與我見面,只要接起來聽就好了啊。」
「那玩意一天到晚響個不停,只會讓我心情更差,還有請你放開我的手。」
亞瑟用力甩開,狠狠瞪著對方一眼。「會議要開始了,恕我先失陪。」
「你打算逃避我到什麼時候。」阿爾抓住他的肩膀,硬是將亞瑟轉向自己。
「為什麼不給我一次解釋的機會?」「有什麼好說的,你做的還不夠明顯嗎。」
他看著阿爾的臉龐,是如此熟悉又陌生,明明就近在眼前,卻又相隔著一段距離。
「美利堅、獨立宣言,哼。」「要是我不這麼做,你有可能愛我嗎!」
阿爾提高了音量,亞瑟慶幸洗手間裡只有他們兩人,他緩緩深呼吸,
閉上雙眼後再張開。「我一直都是愛著你的,阿爾,但你所說的那種……嗯……」
「像男女那樣的愛。」「嗯對,我真的沒辦法。」「……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阿爾鬆開了手,難掩落寞的向後退了幾步。「不要懷疑我對你的感覺,
因為在那天之後,我又等了你一百年,是很漫長的時間。」
他聳聳肩膀,讓亞瑟想起他有多討厭穿西裝,雖然他穿起來實在很好看。
「也許……我是真的該離開你。」阿爾搖搖頭,開口似乎想再說什麼,
不過他選擇閉上嘴巴-「等會見。」他笑不出來,獨自走出洗手間,
留下亞瑟一個人,在關上門的那一片刻,亞瑟才發覺到自己有多想念阿爾弗雷德。
阿爾是真心的,他一直都是真心的,最無可救藥的是他能夠愛他卻不敢。
「嘿,打擾到你了嗎。」法蘭西斯推開門後,發現站在走道中央的亞瑟。
「沒有。」亞瑟沒有多說什麼,越過法蘭西斯準備離開。「他是個好男孩。」
「什麼?」聽到法蘭的話,亞瑟停下腳步回頭望向他-看見亞瑟很在意,
法蘭笑了笑。「雖然很不服氣,但你心裡都是他而不是我了呢。」

那又怎麼樣,反正他不再期待過了今天阿爾還是愛他了。
亞瑟沒有注意到映在鏡中的自己的表情,有多麼悲傷-

 

─第三線1775畫完─

*** *** *** *** ***
※後記:
原本設定進洗手間的人是安東尼奧,
但是我之前就寫到安東和亞瑟有段時間都沒說話XD
避免誤會,就由葛格來接替這個角色了。
米英第三線有種未完待續的感覺,之後的事情就留到第五線來寫囉
第四線將是路德和亞瑟的故事,還請大家多多指教ˇ)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