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91737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7

    追蹤人氣

Opaque【米英】11

帽匠嗤嗤竊笑,他歪著頭看著阿爾。「不!當然不是,我活了將近一百二十年了,
是有一把年紀沒錯,但那不重要,重點是我還活著。」
白皙的臉蛋用與年紀不符的柔和聲音發笑著。「那是我的軀殼。」
「軀殼?」阿爾的眉毛皺在一塊。「在你們的世界,我們都有所謂的軀殼。」
王耀補充道,口吻充滿無聊與不耐煩。
「即便我們沒死,每過一定的年數還是會重生,如果我們死了,
他們也會死或重生,那我們就會在那些軀殼裡再次誕生。很久以前就創造了軀殼,
他們就是我們在人界的模樣,當然,在仙境可以任意轉換外貌,
像是年紀之類的。」阿爾露出疑惑的表情,輕輕摩擦太陽穴,試著記住所有一切。
「也就是說,這些軀殼都過著……平凡人的生活?
那為什麼他們要住在我的世界,而不是你們的世界?」阿爾嘆了口氣,
事情好像越來越複雜,讓他問都問不完。
「我們分給軀殼一兩種自己的個性,如同之前帽匠和柴郡貓所說,
只有兩種方法可以消滅我們,其一,瘋狂到毀滅自我;其二,啃食彼此。
即便我蠻喜歡咀嚼屍體,也不會去吞食仙境裡的任何一個人,因為,
如果你吃了他們,你可以保有-」王耀的話還沒說完,亞瑟就從伊凡的肩上跳下,
雙手環抱住王耀的頸部,整個人掛在他身上,身體的重量使王耀有些向後傾斜。
「啊哈哈哈哈!喔毛毛蟲!你應該去為我們收集更多情報,沒錯沒錯!
更多的情報,像山一樣高!這樣我們便能知道皇后在哪裡了,耶!」
帽匠用臉頰摩擦著王耀,然後又回到伊凡肩上。
阿爾很清楚亞瑟這麼做的目的是不想讓他知道更多,可是為什麼呢,
天藍色的眼睛閃過危險的光芒,望著亞瑟兒童般的身形。
「吃掉仙境的人,能保有什麼?」
叼著長煙槍的王耀微微一笑。「啊糟糕了。」
阿爾沒錯過伊凡變得嚴肅的表情,也注意到亞瑟閃著異樣顏色的瞳孔。
「能保有他們的記憶,並且知道他們是誰。」
披著黑棕色長髮的男人嘴裡冒出些許白煙,
阿爾花了一點時間來分析這項細微卻重要的資訊,
會花上一點時間也許是因為他的腦袋不想去處理這份訊息,
現在他彷彿被澆了一大桶冰水。帽匠曾經說過要把記憶還給他,也就表示……
表示帽匠吃了自己。那個綠眼睛的瘋狂帽匠把他吃個精光,並且保有他的記憶,
這樣就足以解釋所有的事情了,為什麼阿爾想不起來有關仙境的一切,
也沒有任何的連結,因為他沒有舊的記憶。
說不定,這個身體還是用亞瑟的其中一個人格做的,他只是個軀殼、是假的,
阿爾弗雷德只不過是用人格製成的健康軀體以供備用。
不!不!千萬不能這麼想!體內傳來某個聲音,阿爾緊緊的用手捂住嘴巴,
片段記憶再度快速從眼前飛過,有些記憶他根本無法相信、無法思考、無從辨認,
但是都太遲了。他控制不了腦袋運轉,當記憶的畫面撥出時,慢慢有了印象。
帽匠殺了他、吃了他,冰冷的眼神滿是厭惡,那是他應得的,
為了他的謊言和操縱,愛麗絲該有的下場。愛麗絲說謊使得帽匠能待在他身邊,
可是這樣有什麼不對,帽匠本來就是他的!
「停!不要去想、不要再傷害他了!」聲音逐漸平靜下來,沒入阿爾的腦海中,
他已經聽不到聲音在說什麼。帽匠本來就是他的,他是愛麗絲,
受到仙境裡每個人的喜愛,他負責維持秩序也擁有瘋狂、美麗綠眼睛的帽匠。
阿爾發現體內的自己正狂笑,黑暗佔據了思考,一切都變得有意義。
不!要是有意義,就會變得像他們一樣,他不能成為那些傢伙的一份子,
否則失蹤的孩子還有世界該怎麼辦,那是他的生命,也是他的生存的理由。
「去他的!快把我的身體還給我你這沒用的軀殼。」這股聲音和之前的不同,
既沉穩又邪惡。阿爾沒有注意到自己什麼時候開始發抖,除了帽匠外,
其他人圍繞著他,亞瑟慢慢的向後退了幾步,和阿爾一樣在顫抖,他緊張的喘息,
隨即,冰藍色的眼睛對上他森綠色的雙眼。
「你是愛麗絲的軀殼,不覺得很驕傲嗎。」王耀輕笑著,
從他煙槍中冒出來的煙霧幻化成濃霧,將他們包圍。
「亞瑟,瘋狂帽匠就是殺掉且吃了你的人,他也保有你的記憶二十七年,
直到你重生後又還給你,之後你變成了瘋狂的混蛋。」
王耀慵懶的將手放下,煙槍貼著大腿。「他帶著你的記憶去真實世界找你,
把記憶還給你,以便能操縱你。我猜你什麼都記不得,
只對以前的自己有模糊印象,因為為了能重拾記憶,你必須變得瘋狂,
而你沒有。所以採用了比較強硬的手法,就是要讓你的力量回來。」
「說謊!」帽匠大聲吼叫,不斷搖著頭,他沒有走向阿爾,只是抱著頭發抖。
「不不!我沒有那麼做,不!我希望愛麗絲回來,想要我愛的人回來,和他在一起。
你知道那是謊言!快說-」帽匠還未語畢,白色鐵鍊竄出他的肩膀,
傷口噴灑大量鮮血,另外一條鐵鍊刺穿腹部,他咳出幾口鮮血,睜大著眼睛,
晃動虹膜下溢滿了淚水。阿爾緩緩移動了腳步,面朝地閉上雙眼,
伸手抱住頭部大聲吼叫。柴郡貓快速的跳到毛毛蟲背後,後者快樂的大笑,
而伊凡只是靜靜的看著阿爾與亞瑟。
亞瑟的眼神滿是恐慌,想要往後退幾步,但鐵鍊綁縛住他的身體,
硬把他拖到阿爾面前。亞瑟不斷變化形體,從小孩到少年,再變成成人,
鎖鏈卻能封印住所有變化,使他只能維持青少年的模樣。
阿爾停止了掙扎,時間猶如靜止,安靜的可聽見呼吸聲,顫抖的身體暫緩下來。
慢慢的,一陣白色粉塵將阿爾包圍,當粉塵消失後,阿爾的臉孔變得年輕許多,
和亞瑟的年紀不相上下,他身穿海軍藍的褲子,腳踩及膝黑色長靴,
襯衫上打著同樣是海軍藍的領結。
帶著笑意的水色眼睛直直盯著亞瑟祖母綠的雙眸,帽匠用力吞了口口水。
「瘋狂帽匠。」甜美的聲音滿是溫柔,笑容如天使般純潔。
「我親愛的帽匠,真是過了很久的時間呢。」
愛麗絲點點頭,用食指戳了下臉頰後,手背撫摸亞瑟的臉。
「為什麼?為什麼要那樣對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愛你、想和你在一起,
而你也需要我,因為你那瘋狂的小腦袋太不正常了。」
他說話的方式彷彿亞瑟是個孩子。「拜託告訴我,我無法理解你背叛我的原因,
為什麼要做那樣的事?」他突然壓低了聲音,但冰冷的目光很快又變得柔和,
他珍惜的捧起帽匠的臉蛋,拇指一路從嘴唇游移到臉頰與眼皮。「為什麼?」
愛麗絲的拇指戳進帽匠的眼窩中,鮮血從眼皮下泊泊流出,亞瑟痛苦的喘息著,
但隱忍住不尖叫。「我沒有背叛你,沒、沒有!我根本不愛你,我不愛你!
不應該是這樣,你不應該想起來的。」
愛麗絲把手縮回去,鮮血從亞瑟的臉頰滴落到頸部。
「我親愛的帽匠,也許對我而言,你是太瘋狂了一點。」
他搖搖頭,溫柔的捧著帽匠的頭靠在自己胸膛,手指玩弄著帽匠的金髮,
絲毫不在意染上襯衫的血液。「讓你正常一點可能有好處。」
亞瑟用力掙扎,使盡力氣想要推開阿爾的胸膛和懷抱,可是不論怎麼抓咬,
阿爾完全沒有鬆手的跡象。「不要!不要!我很好,有點瘋狂是沒問題的,
我喜歡這樣,求求你!」亞瑟抽噎了起來,卻無法阻止腳底下發出的光芒,
鐵鍊緊緊纏繞住他。「不要!求求你放了我,我不敢了!快停下來!」
他緊閉雙眼,等待死亡的感覺降臨、等待身體被擰擠,只殘存一部分的生命……
可是沒有,取而代之的是聽到某個人跳落至地面的聲響。
阿爾弗雷德彈了下舌頭,皺眉按著正在流血的肩膀。
襲擊他的人擋在亞瑟面前,紫羅蘭色的眼睛盯著他,一朵薔薇放置在兩人中央,
薔薇瞬間變成數千荊莿瞄準獵物,愛麗絲敏捷的跳開,平穩的落在另一處。
站在亞瑟前面的不是別人,正是紅心皇后。蓄著一頭波浪鬈髮的男人俯視著阿爾,
他手掌中出現一朵薔薇花。「所以你回來了,其實我很希望你不會重生,
因為你是個失敗的產物,但顯然我的運氣不怎麼好。」他憤怒的說著。
皇后皺著眉頭轉身握住亞瑟的手,他輕輕彈了下手指,捆縛帽匠的鐵鍊應聲碎裂。
「帽匠,可憐的小東西。」語氣輕柔又慈愛,他抱著亞瑟繼續說道。
「為什麼要帶愛麗絲回來呢?只要我連結了兩個世界,你想多瘋狂就能多瘋狂,
不需要死、也不需要待在愛麗絲身邊,自由自在的不是很好嗎?」
他憐惜的撫摸帽匠空洞的眼窩。「你不再需要他了不是嗎。」如此的溫柔可親,
一點也不像手握薔薇荊棘的紅心皇后。帽匠歪著頭,張開雙唇:「……別碰我。」
「不要靠近我、別碰我,真希望你從不存在、沒有轉生。」
冷淡語調猶如毒液,帽匠第一次說出這麼狠毒的話,
沒被刺傷的眼球從灰暗的顏色轉為明亮,充滿恨意與殺意,溫熱的淚水慢慢滾落。
皇后安靜片晌,然後又勾起一抹微笑。「你、你是在說笑對吧?
你知道我總是得戴著一副假面具,用殘酷的模樣對待大家,大家才會尊敬我、
跟隨我,這些事你應該再清楚不過的,怎麼可以對我說這種話呢。」
戴著眼鏡的男孩搖搖頭,鬆開抱著亞瑟的雙手。
「你不能這樣對我,你愛我啊。」但他所得到的回答只是帽匠冰冷的目光,
如毒藥般腐蝕著他的心。皇后跌坐下來,忍不住小聲抽噎,
此時背後卻傳來一陣訕笑。愛麗絲笑看著皇后,目光冷酷無比。
「實在太荒唐了!」愛麗絲笑的更大聲,逕自走向那兩人。
「皇后愛上瘋狂帽匠,多可笑,他帶給帽匠瘋狂,
帽匠卻愛著被自己親手殺掉的人,多麼有趣啊!」愛麗絲經過皇后,
一手環住亞瑟的腰,將臉埋入亞瑟的金髮之中。
「我的皇后陛下,你也變得太瘋狂了嗎?你殺了他,把他變得越來越瘋狂,
還想要和他在一起?你不就是仙境王國中的瘋狂源頭,
而且你很清楚自己會永遠孤單一人。」愛麗絲竊笑著,
目光落到跌坐在地上的皇后身上。「好可憐喔,你也知道帽匠需要我吧。」
皇后瞪了他一眼,雙手環抱於胸前,全身不斷顫抖著。
「不,那都是謊言。帽匠,快親口告訴我!」他看著只剩下一隻眼睛的亞瑟。
「快說,說你不愛愛麗絲,你是恨他的,說你愛的人是我。為什麼樣這樣對我呢,
我為你打破了規則,只要連結兩個世界,我們就能在一起了啊,到底為甚麼?」
紫羅蘭色的眼睛浮出了淚水溢滿眼眶,他努力不讓淚水流出,
但亞瑟卻連看也不看一眼,他誰都沒看。
「貓咪……救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