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米英】15


「我不喜歡彼得潘了。」「為什麼?」好奇的亞瑟彎下腰,與阿爾同高。
「雖然他會飛,可是……彼得潘不會長大,我想要長大。」最後一句話,
阿爾用稚嫩的聲音堅定的說著。「哈哈,原來是這樣。」「我要快點變成大人,
才能保護英吉利。」小小的手掌捧著亞瑟的臉蛋,阿爾輕靠著他的前額,
手掌和額頭傳來的溫暖,從皮膚慢慢流入心裡,亞瑟親吻他的臉頰,緩緩站起來。
「走,回家吧。這片星辰給了我靈感。」「什麼靈感?」
「我要做一個仰望星空派!」「哇!聽起來好像很棒。」「沒錯沒錯。」
在星空之下,亞瑟牽著阿爾的小手一路走回家,沒有煩惱的輕快步伐,
只想著現在,依靠彼此、擁有彼此。但是,他們卻從沒想到,
後來兩人之間的距離會越走越遠-


*** ***  ***

亞瑟剎地睜開雙眼,映入瞳中的黑暗讓他想起自己目前的處境,
沒有時間的小密室裡,究竟昏厥了多久根本無從得知。
剛才他做了一個夢,夢到從前發生過的事,他和阿爾在漫天碎星的夜空下散步,
微風吹拂過彼此緊握著手,阿爾純真的笑聲彷彿迴響於耳際,
那是個非常美好的夜晚,而現在想起來,卻好像只是場虛無。
麻木的左手心還帶著些微刺痛,逐漸習慣黑暗的眼睛仔細檢查槍傷,
傷口癒合的很快,也許外面的戰爭情況好轉了吧?會是誰的功勞呢?
即便如此,亞瑟還是維持手掌不使力的放鬆姿態,怕不小心傷口會裂開。
從額頭上方流下的鮮血乾涸在臉頰附近,除了血液的味道還有一股腥臭,
怎麼用力抹也無法抹去,要是被看見這副狼狽的模樣,阿爾會怎麼想。
什麼日不落帝國,在那傢伙面前,恐怕真的會顏面盡失。
或許真的睡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亞瑟恢復了精神,不再那麼疲倦。
真慶幸這房間裡只有自己一個人,他們大概是擔心密謀什麼的吧。
他試圖從地上站起來,卻發現腳踝也綑繞著繩索,行走十分不便,
他舔舐乾裂發疼的雙唇,不愧是給國家的待遇,連水都沒有。

「飛鷹很強大,也很自傲。如果有人碰了他的東西,你猜他會丟掉那個東西,
還是視若無睹?」

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那混帳說的話,那時候亞瑟沒有回答,他的沉默讓對方發怒,
也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亞瑟靠著冰冷的水泥牆,視線向右後方飄移-
……就算丟掉又怎麼樣,視若無睹的話也一樣心痛吧。
他輕聲嘆息,心情有些憂鬱,獨自一人就會忍不住想些有的沒有,
在這個密閉的地方,有的就是時間,這麼想的同時,突然一陣強烈的空腹感,
亞瑟打算將被扯掉的內褲與長褲穿上,束縛住的右手笨拙的想拉拉鍊,
卻老是卡住,索性放棄不再動手,手臂環抱住併攏的雙腳,哭過的雙眼有些浮腫。
如果阿爾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躲在他懷中好好大哭一場,然後睡在他的臂彎,
讓阿爾抱著他回到床上休息,就算不小心清醒過來也要裝睡,
才能從微張的眼皮下偷看阿爾的模樣。
如果阿爾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用力的親吻他,毫不保留的展現所有的愛,
告訴阿爾自己早已是被支配的一方,感受他強烈又令人屏息的溺愛,
溫順、再為所欲為,因為阿爾太愛他了,所以絕對能容忍他的撒野。

碰-

劇烈的碰撞聲使亞瑟回神過來,前方又再次傳來巨響,他驚訝的張開嘴巴,
不曉得該如何反應。第三次的巨響帶著光明,刺眼的光線使亞瑟忍不住回頭。
他伸手捂住雙眼,新鮮的空氣迎面而來,從鼻腔進入肺部,彷彿活化每吋細胞。
「亞瑟!」好熟悉的聲音,高亢的喊著自己的名字-
似乎有什麼東西擋住了光芒,亞瑟放下手掌,小心翼翼的張開眼睛。
「亞瑟!你沒事吧?」阿爾溫柔的觸碰他的肩膀,
看見他額頭的傷疤和臉頰上的瘀青,米金色的眉毛深鎖。
「快拿水過來!」在下達命令時,眼神絲毫沒有離開亞瑟-

其實他應該是要先叫出他的名字,再抱著阿爾哭個過癮的,
要不然也是捧著他的臉狂吻。結果見到面的這刻,亞瑟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會是夢嗎?怎麼會如此真實?阿爾還親手餵自己喝水,
雖然大部分都從嘴角流掉,但他驚慌的表情全寫在臉上展露無疑。
拇指擦過亞瑟沾染水珠的嘴角,不帶壓迫的撫上雙唇,亞瑟眷戀這雙手,
他看著阿爾發亮的眼睛,眷戀阿爾眼中那片一碧如洗的天空。
「阿、阿爾。」經過溫水滋潤過的喉嚨不再那麼痛癢,雖然聲音依舊有些粗啞,
但亞瑟真的打從心底想說出這兩個字。「阿爾。」「我在這裡。」
阿爾反握住他的手,將亞瑟納入懷中,亞瑟看見他覆在肩上和背部的黃土,
混著汗水與鐵銹味。「……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多麼溺愛的字眼-
明明當初分開時就不是這麼說的,為什麼現在阿爾會用如此慶幸的口氣訴說?
「抱我。」抽身後,亞瑟平靜的凝視他被烈日曬到發紅的臉龐,
卻沒注意到自己緊握的雙手顫抖不已。阿爾細心的替他的長褲拉上拉鍊,
然後一把將他抱起,身後的醫療人員及步槍軍識相的讓開一條路。
「親愛的,或許會有點刺眼,忍耐一下。」
阿爾親吻他的額頭,讓亞瑟感到無比安心,甚至不敢相信。
他聽阿爾的話闔上雙眼,淚水順著沾溼的睫毛滑落下來,即便使傷口疼痛,
但亞瑟開心的想要大叫,是結束了吧?戰爭結束了嗎?否則阿爾怎麼又會在這?
吵雜的人聲充斥四周,讓已習慣寂靜的他感覺有些怪異,
他聽到螺旋槳的聲音,應該是直升機?亞瑟偷偷睜開雙眼,
瞄見阿爾抱著自己與直昇機上的人員交談,此時的他看起來可靠又高大,
一點也不像是平時那個不正經的小鬼。「都撤離了。」對方向阿爾稟報,
亞瑟手裡握著阿爾胸前的軍人識別證,聆聽著雙方的對話。
「啟動吧。」阿爾才剛說完,不遠處隨即發出爆炸聲響,
震耳欲聾的轟隆聲讓亞瑟驚愕的探頭往後望。「怎麼了?怎麼回事?」
「先休息一下,我得先清理你的傷……」亞瑟沒有仔細聽他究竟說了什麼,
他只在乎發生於眼前的真實事物,炸毀的平房和倉庫,
在火海中燃冒出濃濃黑煙,嗆鼻的氣味刺激著亞瑟的鼻腔。「那是……」
「什麼都不是。」阿爾對他投以微笑,猶如哄騙小孩。「阿爾?」
「親愛的,我們該回家了。」他抱著亞瑟踏入機艙,然後為他鋪上柔軟的毛毯。
「…..回家。」「是的,我和你。」
阿爾燦爛的笑臉彷彿贏得比賽的大男孩,掩飾不住欣喜若狂,
看到這樣的笑容,亞瑟逐漸放鬆下來。
這是他知道的阿爾弗雷德‧F‧瓊斯-


The Fondness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