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12

「真悽慘,看你這副悽慘的模樣。你是在嫉妒從前默默無名的我變成眾人焦點,
曾經圍繞在你身邊的人都跑到我這裡來。畢竟,在他們死前,
你也只能使他們瘋狂一些。你就是使仙境混亂的禍首,你才是罪惡之人,
我要阻止你連結兩個世界,然後親愛的小帽匠也是我的了。」
愛麗絲大聲笑著,眼裡透著邪惡的光芒。
「等我完成世界統合後,會好好享受折磨你的快感。」
皇后信誓旦旦的說著,腳下浮出發光的符號,黑色的影手從符號中爬出,
將他拉進符號裡,徒留下愛麗絲與毛毛蟲兩人。
「怎麼會拖這麼久才找到我?」愛麗絲轉身和擁有亞洲面孔的男人面對面。
「帽匠一直試圖誤導我們,所以他能成為第一個找到你的人。」
毛毛蟲輕輕點頭,然後將煙槍含入口中。「你知道我只忠於你,而不是皇后。
愛麗絲,任何方法我都試過了。」
如陽光般耀眼的濃金髮絲下是張開朗的笑臉,他揮揮手-
「別在意,一旦我找到小帽匠就會處罰他的,
現在我們要做的是阻止皇后連結世界。我不想讓他繼續養那隻兔寶寶,
我要割掉他的腳和耳朵,報復他所做的一切。」
毛毛蟲溫柔的笑了笑,握在手中的煙槍消失於手掌中,
空出的兩手藏入寬大的袖裡。「他現在肯定嚇得躲起來了,
大概會有好一陣時間看不到他,也就表示我們阻止皇后會更容易些。」
毛毛蟲跨步行走,打算帶愛麗絲去紅心皇后的城堡,但愛麗絲卻沒有移動半步。
愛麗絲轉轉手腕關節,再伸展十隻手指。「怎麼了?」「這不是我的軀殼。」
笑意自臉上擴散開來,冰冷的藍眼睛帶著嗜虐的氣息。「喔帽匠,
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了,你這愚蠢的蕩婦。看我逮到你之後會怎麼對付你,
不過感謝你讓事情變得簡單。」
毛毛蟲皺著眉頭,對於愛麗絲說的話感到不解,但愛麗絲只是繼續向前走,
沒有多說什麼,讓毛毛蟲只能獨自思考話中之意。


***************************

天空下起傾盆大雨,雨水沖洗著大地和樹枝上繁茂的葉子。
帽匠用雙手抹去臉上的水珠,無視於溼黏在身上的衣服,
他的帽子不知道掉到哪去,蒼白的身體因寒冷而發抖,顫抖的兩腳也無法站立,
奪眶而出的淚水和雨珠混合在一塊。「他是為了我才要結合兩邊世界,
他還要散播瘋狂到每個角落,都是因為我!我!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要怎麼改變回來?」沉重的嗚咽聲迴響耳際,他抱著頭顱抽噎哭泣。
「此時,做你自己認為最好的事,他會這麼做是因為他誰都不是。
你知道要做什麼,如何比以前瘋狂。」伊凡小聲的說著,他脫掉溼透的外套,
隨手扔到腳邊。「不不不!我沒辦法,沒有用!他們不應該想起所有的事情,
他們應該維持軀殼本有的人格,因為那是他們的第一副軀體、最原始的軀體,
全都錯-」帽匠大聲吼叫,但隨即被柴郡貓掐住頸部,強行拖到某棵大樹下。
帽匠用力咳著,森綠色的眼睛越來越黯淡。
伊凡的笑臉依舊沒有消失。「是毛毛蟲的錯,不是我們的問題。
沒人曉得他是愛麗絲的狗,我們以為那傢伙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對吧。」
他點點頭,手勁更大。「我們做對的事情,也把事情做對。沒有人讓他發瘋,
我們只是打開他們通往仙境的真實之眼,因此他們才能在這裡生活。
只要阿爾殺死馬修,一切就都沒問題了。不過情況並非如此,我們得改變計畫。」
亞瑟用力點頭,在伊凡鬆手之後,他深深吸了一大口氣。
「我這麼做純粹都是為了好玩而已,帽匠,你是知道的。所以,別對我失望。
畢竟,活了這麼多年,日子變得單調又無聊。」
柴郡貓歪著頭笑著,紫羅蘭色的眼睛凝視落雨的天空。
「人們相信,瘋子的思考方式和正常人不同。但其實,我們只是讓事情簡單化。
不喜歡誰就殺了誰,這只會影響我們的心情和對方的存在,如此而已。
亞瑟,如果不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只能和不喜歡的人在一塊,該怎麼辦?」
「把他們調換過來。」帽匠盯著地上泥濘,輕聲回答。
「沒錯,那麼現在你那顆瘋狂的小腦袋在想些什麼呢?
構想一個計畫,接著去實行吧。」他雙手交疊至於胸前。
「我已經有一隻貓了,別擔心,為了你我會把事情變的更有趣。」
祖母綠的眼睛猶如在發光-


*******************************

帽匠找到了愛麗絲,他和三月兔、Dum、Dee和毛毛蟲正在茶會上喝茶。
當帽匠出現在愛麗絲身後的其中一張椅子上時,他似乎一點也不驚訝,
帽匠坐下來,顫抖的手捧著一只茶杯,其他人看起來既冷靜又正經,
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因為愛麗絲回來了,
親愛的小愛麗絲讓他們恢復清晰的神智。
「帽匠,我知道你會來。」阿爾弗雷德打破沉默,手背托著下顎。
「這是我的桌子、我家,全都是我的東西。」帽匠緩緩點頭,然後啜飲熱茶,
不過手卻顫抖得太厲害,不小心摔破茶杯。
「的確。」愛麗絲帶著微笑望向他-「茶會得結束了,
我們要準備去紅心皇后的城堡。」他發號施令,等每個人懶洋洋的起身離開。
「對、對不起,我為我所做的一切道歉,我真的-」帽匠輕聲說著,
阿爾突然伸出口捂住他的嘴巴,嚇得他緊閉雙眼。
「噓……沒有關係的,小帽匠。我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而我也興奮不已。」
阿爾嘴裡吐露的氣息吹拂在亞瑟頸上,覆在嘴上的手掌伸進他襯衫底下,
溫柔的撫摸亞瑟柔軟的肌膚。「你還是擁有我的愛。」
他將亞瑟推到桌邊,溫柔的親吻他的雙唇。
亞瑟綠色的眼睛往下看著那雙在衣服下盡情撫摸的手掌,正一顆顆解開鈕釦。
「真、真的嗎?都過了那麼多年了……我、我應該多喝一些茶。」
他緊張的說著,轉身想要離開,但阿爾抱住他的臀部使他無法移動。
「不,沒事的。我想你不需要茶,你需要別的東西。」
阿爾笑著,然後再度擁吻亞瑟的嘴唇。
「現在想做對嗎,你喜歡做愛,特別是現在,想用這副新的身體好好享受。」
帽匠睜大眼睛看著愛麗絲,隨即又轉移視線。「你、你在說什麼,好、好奇怪,
我想你太正經了。」阿爾只是笑著,給予對方親吻,他雙手環繞住亞瑟的腰際,
將他摟進自己懷中,直到緊貼著彼此的胸膛。阿爾的吻帶著強求和粗暴,
沒有詢問亞瑟的意見,也沒有給予他應有的溫柔。他的舌頭竄入亞瑟口中,
觸碰到他口腔內柔軟溼熱的內壁。
「二十七年了,在仙境中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你殺了我,讓我等了足足二十七年,
現在,你最好能享受我接下來要做的事。」冰冷的水藍色眼睛閃著光芒,
他蠻橫的脫掉亞瑟的褲子和襯衫,無視於發抖的瘦小身體,
飢渴的眼神直盯著亞瑟,舌尖來回舔弄他柔軟的肌膚,並舔舐輕咬亞瑟的乳尖,
帽匠不自覺的縮起身體成ㄑ字形,氣息逐漸狂亂-

眼前所見不是你所愛之人,但此人擁有所愛之人的外表。

他該怎麼辦?怎麼辦!他快要發瘋了。
亞瑟感覺到血液在血管中奔馳,不能讓眼前的影像所迷惑,永遠都不能!
他要的是那個自己所愛並想在一起的人,為此,要想辦法找出遺失掉的另一部份,
絕對要找出來才行!
「你在想什麼?」阿爾重重的吻著亞瑟白皙的頸部。
「我的神智要多清楚,事情才不會有意義。」
這是亞瑟第一次希望,他的瘋狂不要讓事情變得如此明白-


─待續─

************************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在翻譯的時候,突然有種「阿爾還真是隻失控的野獸」閃過心頭XD
文中也跑出「馬修」這個字!馬修是皇后嗎?是吧?XD
那麼亞瑟喜歡的人究竟是??哈哈好多謎團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