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淨瑠璃獵師†【邑密】p.15

鼓鶴樓肅靜的矗立在巷弄之中,木漆圍牆掛著純白燈籠,
在稍有暖意的微風季節裡,是如此突兀。彷彿永遠沒有盡頭的經文聲,
平板無快慢之分,與平日的高歌尋樂大相逕庭。
下地子們整齊的排成一列,手捧曾活耀於鼓鶴的白山茶花,憑弔一流舞子的隕落,
華京院樁的死因眾說紛紜,端看敬她與憎她的人。
短暫的生命、初綻的年華,被稱為姬的樁讓許多人想不透她自行了斷的原因。
「是為了男人吧,說要幫她贖身結果跑了。」年資已久的三流舞技信誓旦旦,
她繪聲繪影的說著,猶如親眼目睹所有事情發生的經過。
「怎麼可能,她哪缺錢贖身,我倒覺得華京院與邑輝醫生有鬼,
那晚我見醫生進她房間。」另一名舞技靠在紙門邊,往後她將住進樁姬的房間。
「照我看大概是久病厭世,不是有心臟病嗎。」「老早就治好了。」
「心臟病能治嗎?」年紀最小的見習舞子疑惑的對前輩們提問,
但見到大家神色不對,立刻低頭道歉。
「別再說這個,反正華京院跟我們也沒什麼關係,明天鼓鶴樓還不是照常營業。」
「就是,倒不如先想想明晚要唱的曲目……啊,那是……」
起先發話的三流舞子閉上了嘴巴,遠方迴廊走來的男子令她目不轉睛,
甚至忘了接下來自己打算說什麼,其它舞子也往她看的方向望去-
黑崎身穿雍容華服,簪花玉綴一樣不缺,優雅的踩著厚底木屐行走於長廊,
兩名男僕跟在身後捧著那五尺長的金色錦緞腰帶,恭敬的聽後差遣。
走在黑崎身旁的邑輝朝這邊瞥了一眼,眼神對焦的霎那,彷彿做了虧心事,
剛才無所不談的舞子倒抽一口氣,害怕的不知所措。
「就像獵人一樣。」見習的舞子輕輕搖頭,要自己別再看黑崎與邑輝,
不過臉頰卻明顯浮出兩片紅暈。「獵人?」「他知道所有捕捉獵物的方法。」
她撫著心口,心還在劇烈的跳動著,即便那兩人已離開,依舊是心神不寧。
「如果和邑輝醫生說話,恐怕連心都無法保有了吧。」
「……他是獵人,那我們又是什麼呢?」「誰知道呢,也許什麼也不是。」
三流舞子嘆了口氣,蒼白的臉蛋隱約可見歲月留下的痕跡,
紮成一束的青絲垂於胸前。「黑崎密現在去見的恐怕是樁姬的客人。」
「不曉得是怎麼樣的人?」「華京院才剛死,就急著見鼓鶴花魁,這種傢伙……」
她笑了笑,聲音明亮好聽。「算了,來鼓鶴的人還會有多好。」
笑聲中透著無奈與愁緒,她不是第一個發現這件事實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不論將來誰是鼓鶴當家,舞子們的命運都不會有所改變,
只要太鼓方手中樂器一奏,她們的任務就是取悅賓客,博取那一絲絲希望。

****

他好像又聽見那首曲子,名叫紫水晶的回憶,輕輕柔柔的不帶壓迫,
清脆悅耳的曲調和詩人的詞,猶如冬天飲入的暖水舒服。
可惜如今再怎麼懷念,摔碎的音樂盒都不會再變回原樣,密很清楚,
自己心中的某個部份已經死去,被沁不出清泉的岩石壓死著。
樂師拉奏著新譜好的曲目,尚未填詞的音樂讓密得以不必張口,
他能單純的揮舞扇袖,身段優雅軟巧,毎一次的回眸翹首都美的像幅畫,
濃麗的妝容使密的少年氣息碰撞出妖艷的衝突。美目流轉,望著在座嘉賓,
有倒戈的華京院派、樁姬的恩客、首次出席的金主……最後,
他的眼神停留在邑輝身上,交織著愛恨慾悲,
而邑輝卻選擇假裝看不出來這份情感。總是如此、就連現在也是一樣,
縱使貴為鼓鶴花魁、亦為花魁之首,邑輝仍無動於衷。
織也坐在大廳前方,專心注視著密的表現,他當然沒錯過密看邑輝的眼神,
更深知那是怎麼樣的情愫。「華京院是否想改派其他人選?」
樓主的問話使在座人無不相交頭接耳,
紛亂的竊竊私語聲完全抹殺了密演出完後的美好。
「勝負已經很明顯了不是嗎。」邑輝打斷這陣冗長無意義的交談-
「華京院完全沒有足以匹敵的對手,相信各位也都如此認為吧。」
他看著上位的眾金主,每人都點頭表示同意。「煩請樓主作出裁定。」
邑輝優雅的朝織也傾身鞠躬,此時此刻,密只覺得自己就像是眷內的動物,
任人挑選宰割,沒有任何發言的權利。這明明就是接下樓主之位的機會,
他卻沒有半點喜悅,密輕挑了下眉毛,想起那日目睹錦鯉躍岀池水的畫面,
魚鱗閃閃發光,濺起的水花灑在浮萍上,變成顆顆飽滿的透明水珠。
他無法去聽接下來大家究竟在討論什麼,不管是樓主的決定還是誰的反駁,
傳入耳畔的全成為潺潺流水聲,眼睛所見全是翠綠浮萍,
突然間,密暸解了鬼小町的詞中之意。「落英散盡,比不過吾身飄零……」
唇語無聲的說著。黑崎密伸出顫抖的手想要觸碰邑輝的指頭,
對方卻躲開了,他抬起頭凝視邑輝臉上的神情,讀不出任何所想要的回應。
「我有資格成為樓主。」密的發言讓在場人士驚訝的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織也對他投以微笑,邑輝則是靜靜的站著沒有多說話。
密重新拿起了衵扇,揮手示意太鼓方準備彈奏,塗著豔紅色唇彩的嘴微張。
「祕曲。」他做了個深呼吸,望見織也笑著撐著下顎,好像在和邑輝談些什麼,
其他人則是迫不及待的想看難得的祕曲。
黃鶯鳴啼也比不上他婉轉悠然的聲音,除了與生俱來的天賦,
加上豐富熟練的技巧,黑崎密是靜御前也成了小町。

他記得當初和邑輝第一次見面時,自己正坐在臥室中習帖,
對於邑輝透窗而視的態度感到不滿,甚至因那股視線焦慮不安。
在銀白如雪的髮絲下,散發金屬色的眼睛透著鏡片凝望,
被注目的有些緊張又怦然心跳,如果那時候沒有回應邑輝的話,
或許現在就不會身陷其中無法自拔了吧。
想到此處,密微微一笑,身體依舊跳著舞,手執衵扇畫出俐落弧線,
腳下的高木屐平穩不晃,每個動作環節呈現完美,搖曳生姿。
密緩緩闔上祖母綠的雙眼,搭配著音樂節拍不疾不徐的轉圈,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他卻憶起自己首次在邑輝面前詮釋鬼小町時的情境,
那時他不給情面的酌飲清酒,不把表演當做一回事-「有一天,你會為了我去死。」
密再度露出微笑,他張開眼睛,發現眼角含著淚水。
恍若間又遇見了記憶之泉,飄浮著邑輝身上帶有的麝香,在心中,
他伸出雙手撈起泉水,發現記憶裡全是邑輝。梧桐花瓣輕輕落在水面,
泛起一圈圈微小波紋,有點痛苦、有些歡愉,他不能否認。
然後密仰望著自己空白的世界,漫天梧桐花紛飛,象牙白的花瓣淹沒了腳踝,
他翻開躺在花海中的箭形木牌,看見那三個人的名字-

若林正造
北條加奈子
華京院樁


如果我為你而死,你會愛我嗎。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