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13

祖母綠的雙眼向上凝視著愛麗絲的背影,繼續走在他身後,
阿爾弗雷德帶著微笑,眼中盡是破壞的渴望,他打算殺了皇后,
跟在他身後的人都是人質,從這點來看,便和從前無不同。
小愛麗絲,以往是那麼不顯眼,現在則依照眾人的希望變得如此出眾,
讓仙境的每個人都忘了皇后,傷心不已的皇后認為愛麗絲偷走了他的愛。
亞瑟知道這一點,紅心皇后在自己面前歇斯底里的大哭,痛苦又孤獨的掙扎,畢竟,
沒有人在意他怎麼了、沒人想拜訪他,甚至交談。那都是因為能創造仙境角色的女王之心,
也能瘋狂的消滅任何角色,誰願意不顧生命的撲火?只有一人例外,只有那個在仙境享受瘋狂,
喜愛瘋狂的帽匠。瘋狂如同他的糧食,但帽匠只能和愛麗絲在一塊,
愛麗絲是唯一一個可以讓他遠離死亡的人……不過,那都是無稽之談。亞瑟無法控制瘋狂,
如同仙境他人一樣-他是生來瘋狂、死的瘋狂。
所以現在,亞瑟才會走在阿爾身後,讓這藍眼睛的惡巫帶他們前去皇后的城堡,
斬斷瘋狂的源頭,使愛麗絲再度重掌仙境。
「帽匠,你可真安靜。」毛毛蟲用平板的音調說著。
「帽匠已經累到頭都快掉下來了。」蒼白的金髮少年擠出一絲微笑,低頭向下看著地面。
「因為我昨晚和他一起,所以他才這麼累。」愛麗絲別有深意的笑著,接著中止了對話。
Dum、Dee在他們身後竊笑,而三月兔則紳士的鞠躬。
盡入眼簾的城堡使帽匠忍不住嘆息,事情還是發生了,不管經歷怎麼樣的痛苦,
不論做什麼犧牲都還是發生了。他聽見雙胞胎興奮的交談,兩人聯手破壞掉城門,
城門倒下後,帶刺的玫瑰藤蔓攀爬出來,Dum與Dee揮舞手中的鎌刀砍斷刺藤,
Dum輕而易舉的用鐮刀清出一條道路,他傲慢的半闔著雙眼,自在的操縱手中武器,
Dum牽著姐姐的手,對於自己的表現感到自豪。
Dee輕輕嘆了口氣,將殘存掙扎的藤蔓殺盡。「皇后很虛弱,
他用盡力量要統一兩個世界,現在正是最容易擊敗他的時候。」說完,Dee看了弟弟一眼,
並緊握住他的手。「沒錯,易如反掌。」Dum也回望著她。
三月兔歪著頭,冷漠的眼神掃視著前方走廊,雙腳慢慢走至牆壁和天花板上,
當他得意的笑著時,更多的藤蔓從地板捲繞過來,三月兔用長劍快速斬斷荊棘,
此次藤上玫瑰綻放飛舞,變成鋒利的武器,三月兔從天花板跳到地面,
在大廳內飛快移動,擋下每片飛落的花瓣,使愛麗絲等人安然無恙。
「太簡單、太簡單了。」蓄著棕髮的男人喃喃自語,百般無聊的看著躺在地上的花瓣。
「如你期望的悽慘。」愛麗絲笑著推開眼前的大門,他舔了舔嘴唇,
無數刀片忽然朝他們飛來,但刀光早已反射在他透明的鎖鏈上,阿爾輕鬆的躲開。
寶座下盡是殘骸,裂開的地毯上全是泥濘,曾經雪白的牆壁染滿血漬,
破碎的雕像和數百具穿著紅色與白色鎧甲的屍體躺在一塊,
沒有頭的地方仍流著鮮血。皇后就坐在寶座上,凌亂的頭髮蓋住了半張臉孔,
他喘著氣,汗水覆在額尖上,指甲陷入寶座的兩側扶手,看起來十分疲倦,
不過他還是站起來流露出傲慢姿態,一如往昔。
「無禮之徒,竟敢私闖我的城堡,我既賜予你們生命,也維繫仙境的平衡,
你們竟敢背叛本后。」他笑了笑,撥開落在眼前的髮絲,將鼻樑上的眼鏡調整好。
愛麗絲交叉雙臂至於胸前,唇邊露出微笑。「但你就是破壞平衡的人,
欺騙大家瘋狂是必須的,那根本都是謊言,唯一需要瘋狂的人只有這傢伙-
我們親愛的小帽匠。」愛麗絲猛然將帽匠拉到自己身邊。「你知道,這麼做的原因不為別的,
只為你的私心。」女王瞇起眼睛,緊握的拳頭顫抖著。
「我這麼做無非是為了討好我的子民,可是我得到什麼回報?
什麼都沒有!我反而得戴上一張可憎的面具,使每個人都討厭我,只要遠離我就能活得好好的!」
紫羅蘭色的眼睛滿溢狂怒,雙唇因憤怒而緊抿,地面開始晃動,玫瑰刺藤從地面竄出。
而愛麗絲只是笑笑-「如果你這麼討厭這樣的生活,那就死吧。」
蔚藍的眼睛刺骨冰冷。「我們不需要你,現在仙境需要的是我,所以你去死吧,
該是輪到你消失的時候了。」Dum和Dee隨著愛麗絲一起咯咯發笑,
兩人揮舞手中的鐮刀將疲弱的藤蔓一一消滅,但藤蔓卻不斷爬出來。
阿爾抓緊了機會衝向皇后,皇后對他狠狠的瞪著他,玫瑰荊棘朝他飛射過去,
正打算綑綁住阿爾之時,他身旁的透明鎖鏈卻將刺藤一一制服。
愛麗絲咧嘴一笑,鎖鏈隨即纏繞住馬修的大腿,蠻橫的將他拖到地上,
再用力撞擊大廳支柱。皇后痛苦的嗚咽,忍著傷痛再度站起來,鮮血滑過臉臏和頸部,
留下一道痕跡。「還想再打嗎?幹嘛再站起來,帽匠有多恨你不知道嗎。」
阿爾嘲諷的對他說道,其中一條鎖鏈綁住馬修的腰,將他拋摔到寶座旁的牆壁。
「你花太多精力在統一兩個世界了,而現在沒人會來幫你,我親愛的皇后陛下,
誰會來救你呢。」馬修吃力的站起來,淬了口鮮血,他抬起頭盯著驕傲的愛麗絲,
又望著一旁的瘋狂帽匠,最後視線落在腳下。「我這麼做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我所愛的人。
我不在意你是否覺得可悲,但我都是為了他。」皇后咬著下唇,揮袖擦掉嘴邊的血液。
愛麗絲笑著將帽匠攬入懷中,用幼稚的語氣說著:「但他愛的人是我,不是你。」
接著抬起帽匠的下顎,故意使皇后目賭。「我不在乎。」
愛麗絲瞇著雙眼,沒有了笑容。
「我不在乎,只要他開心,只要有他的世界,我就滿足了。
帽匠拯救我於孤獨之中,我很感謝他,如果他喜歡沒有我的世界,那也沒關係。」
他眨了眨充滿溫柔笑意的紫色眼睛,然後咳出更多的血。
透明鎖鏈突如的刺入他的腹中,硬生生拖倒在地,皇后根本來不及反應,
直接撞破了頭顱,原本的鼓譟聲逐漸安靜下來,看著他倒臥在血泊中。
阿爾恢復了笑臉,慵懶的走到皇后身旁,用腳尖輕輕踢著他的身體,見毫無動靜,
阿爾笑的更加開心。「你要吃了他嗎?」帽匠望著阿爾弗雷德的背影。
「毀了他?除掉他?」嘴唇不自主的抽蓄著,他走近皇后與阿爾兩人-
「讓他消失。」愛麗絲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屍體。「好啊,我也贊成。」帽匠的唇角勾起笑容,
綠色的眼睛閃著光芒。「這是個好主意,畢竟他不是因瘋狂而死,只有吃了他才能確保他永遠消失。」
阿爾嘆了口氣,控制鎖鏈綁縛皇后屍體,無視從後方朝自己走來的帽匠。
「吃掉他之後,他便只成為一部分的記憶。」
本應該捆住馬修的鎖鏈突然丟下目標,轉而緊緊捆住帽匠。
「那就正合你的心意不是嗎。」阿爾弗雷德笑著,轉身看著被困住的帽匠-
「如果我擁有他的記憶,你就高興了。」他越過地毯,站在帽匠面前,
手掌托住他的下顎。「因為這意味著皇后會回來,換我會消失,你想我會沒注意到這不是我的軀殼,
不會發現我真正的軀殼躺在那血泊中嗎。」


─待續─

 

******************

※後記:


翻到最後我終於忍不住偷看了阿爾這麼說的原因!!
也有點弄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探員阿爾快點回來愛亞瑟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