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溺愛至上Fondness【米英】16(END)

亞瑟切換畫面,不苟言笑的看著站在軍營外和人說話的阿爾弗雷德,
在他目前無事可做的大部分時間,都殺在監視阿爾的行動上面。
阿爾也知道亞瑟有時會透過監視器鏡頭觀看自己,這並非秘密,
對著鏡頭微笑打招呼是常有的事。
今天阿爾沒忘記給亞瑟一個如同陽光燦爛的笑臉,
他用力揮手的動作彷彿小孩子一樣,讓亞瑟不知怎麼的感到臉頰燥熱。
「……白痴……」亞瑟輕聲低喃,一手撐著額首,不斷說服自己的眼睛離開畫面,
卻又無法停止想看那個人的欲望。
撐在額頭的右手小指,不自覺的來回撫摸細軟眉毛-
其實從那天之後,他就開始相信阿爾對他的溺愛不少於自己給他的溺愛,
不論有多低潮、錯亂、狼狽,甚至執著,阿爾都還是愛著他,就和自己相同,
愛沒有半分絲毫的減少。這一點,亞瑟應該在當初兩人談論戰爭發動與否時就該發現,
但他有點遲鈍,沒有早幾刻發現,而阿爾有點不坦白,
因此才發生這麼多不該有的紛爭。或許戰爭對平凡人類來說是很長的時間,
不過對他們而言,值得慶幸的,並沒有那麼長。
挺過了獨立戰爭、挺過了波斯灣、挺過了大大小小的亂世烽火,
阿爾依舊是個少年,自己也還是條年輕漢子,他們兩人還有很長的日子要一起走。
「親愛的。」
「幹什麼啦。」亞瑟不用回頭也能知道是誰站在身後。
「親愛的,我剛剛研擬了一個新戰術,你要聽聽看嗎?」
阿爾的神情就像迫不及待要獻寶的小孩,充滿興奮和想分享的心情。
「喔,既然你這麼想說,那我就聽聽看吧。」亞瑟慢條斯理的將椅子轉過來面對他,
語氣透著不耐煩,但阿爾根本不在乎他的反應。
「我要出動海豹部隊呦!只要這樣還有那樣,就可以贏囉!」
「什麼?哪樣和哪樣?」亞瑟皺著眉頭,對於阿爾的發言摸不著頭緒。
「總而言之就是快速的進攻然後快速的獲勝!」「……真的能獲勝嗎?」
亞瑟最怕的就是阿爾因獲勝而驕傲的心開始作祟,忘了戰術和謀略。
「絕對能夠。」他充滿自信的語氣,和堅定的藍色眼睛總是輕易使亞瑟妥協,
恐怕連這次也不例外。「接著,我們就可以回家了。」「……真的?」
「我是英雄,說的話當然是真的。」阿爾坐在亞瑟身邊,一手托著亞瑟微熱的臉蛋。
「我可以發誓,用這裡……還有這裡。」他摸著頸上的銀色項鍊,以及心臟的位置。
「若還不夠,還有這裡。」阿爾微笑著,握著亞瑟曾經被子彈射穿的手掌,輕輕烙上一個親吻。
「……那我就勉為其難相信囉。」亞瑟很想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不過卻止不住笑意,
他咬著發紅的下唇,對於阿爾慢慢貼近的臉有些害羞的退縮,阿爾捧住他的臉讓他無法後退,
單純又溫柔的親吻亞瑟。
「做你的英雄實在有點辛苦。」「我不是隨便的溺愛就可以打發掉的。」
亞瑟凝望他鍾愛的湛藍雙眼-「如果你要收手最好趁現在。」「你知道我不會罷休。」
阿爾摘掉鼻樑上的細框眼鏡,再度伏上亞瑟柔軟的嘴唇。「我只想溺愛你一個人,
也只有你可以接受我的溺愛。」「什麼啊,這句話不是應該由我來說才對嗎。」
亞瑟輕輕推開他的雙臂,略帶不滿的說著-「也不想想看是誰把你養成一條漢子。」
「喔親愛的,你有時候真讓我哭笑不得,先不談這個可以嗎?」
「……好吧,要是你堅持……」「那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阿爾的吻落在亞瑟的額頭、
臉頰及雙唇,並遍佈他修長的頸部。「阿爾,你再這樣肆無忌憚……我可是會」
「我們的關係早就不是什麼秘密,相信女王都清楚。」他故意這麼說著,
雙手摟抱亞瑟結實纖瘦的腰身,阿爾的聲音既柔和又充滿誘惑-
「我可是比那個什麼王子要專情多了,而且只對你一個人。」
「我的床上功夫也比你們那什麼總統厲害多了,敢不敢打賭?」
「寶貝,我很好奇你還有什麼招數是我沒見過的?」
「這個嘛,你也知道我在囚房一個人想你有多無聊。」阿爾大笑著搖搖頭,
對於亞瑟的回答不曉得該如何反應。「好吧,那我下注一百塊美金。」
他環繞對方腰際的雙手,輕拂過那充滿彈性的肌膚,修剪短齊的指甲毫無傷害性的撫摸愛人。
亞瑟的頭顱靠在阿爾的頸窩上,微汗溼的金髮中透著淡淡香皂味道,
他宛若貓咪舔舐阿爾的下顎與鎖骨處,溫暖的舌尖與吐露的氣息搔弄他敏銳的感官。
「也許你忘了我在世界的稱號。」亞瑟笑著脫掉自己的上衣,豆沙綠的衣服下是白皙美麗的身體,
和經常照射陽光的手腕、頸部帶著膚色差,卻顯得健康與性感。
「最厲害的那個?」「對。」「嗯,我想想。」阿爾瞇起眼睛,露出一副沉思的模樣,
然後伸手逗弄亞瑟胸前粉色的乳首。「啊,世界的海盜!猜對了嗎?」
亞瑟用手指沾染自己的唾液後,探入阿爾的軍褲內。「是妖艷絕倫的情色大使啦。」
「妖艷絕倫是你自己加的吧。」對於亞瑟的突襲,阿爾倒抽一口氣。
「那我只好再加注一百美金了,你可要做好連身體都輸給我的準備。」
「什麼!老子我的身體只值兩百美金嗎?」亞瑟故意彆扭的說著,稍微加重手掌的力道-
「……不,是你接下來多久都不敢像這樣挑釁我。」
阿爾強行蠻橫的轉過亞瑟的身體,給予兩人渴望的一切-

也許他們明天會死在同一個地方,只因為某架自殺戰機。
也許他們會一起回家,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阿爾承認亞瑟的心裡那九分病態的溺愛,自己要負很大的責任,
而亞瑟知道阿爾的溺愛是如同濃烈嗆喉的酒精,讓人又愛又怕。
不過無論如何,阿爾弗雷德與亞瑟柯克蘭都有個默契,那就是-
被愛到窒息也總比不被對方所愛要好的太多了。

 

 

─溺愛至上Fondness─(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