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4【All英】微H

 
「果然是出奇不意的閃電戰,瞧我這副落魄的模樣。」即便身體遭受束縛,
亞瑟依舊表現出一貴族般不可侵犯的模樣,他微微抬起下巴,眼神注視著不遠處鎖上的大門。
「你也不愧是人稱日不落帝國的強者,到現在還處變不驚,我喜歡你這種氣勢。」
路德淺淺一笑,湛藍色的雙眼跟隨亞瑟的視線-「鑰匙在我的口袋裡,其他還有甚麼想知道的呢?」
他帶著皮製手套的右手輕輕拍打亞瑟的臉頰。「我想知道,你為國家效力還是為那矮子效力?」
這句話讓路德笑不出來,他怒視著仍舊一臉不在乎的亞瑟,但又隨即恢復平時那張不苟言笑的臉孔。
「讓我猜,他現在正為了抓到我而開心的手舞足蹈,享受著可悲又無趣的榮譽,對嗎?」
「你很會說話。那麼,只要接下來的問題中你也能如此侃侃而談,相信你會較能舒服的殺時間。」
「拷問專家,你想要從我口中探出甚麼?」亞瑟輕咬了下唇,感覺嘴角一陣刺痛,麻藥漸漸退去後,
四肢都隱約傳來疼痛。「柯克蘭先生,我是要從你口中挖出甚麼。」帶著皮製手套的右手壓著亞瑟的下顎,拇指深入他濕暖的口腔中。「或是迫不及待的告訴我。」路德粗魯的甩開他的臉,瞥見亞瑟不屑的啐聲。「雖然這麼說很是老派,不過我甚麼都不會告訴你的。」「那我們就來試試。」
路德邊脫下手套邊走到亞瑟身後,站在後面究竟要幹嘛亞瑟無從得知,
他早知道這些人不會把自己當座上賓,卻也沒料想到會有這樣的待遇,看來法蘭西斯的警告是正確的,
這些傢伙已經瘋了。
「絲卡是不是你們派來的間諜?」聽到熟悉的名字從路德嘴裡說出,亞瑟覺得背脊一陣涼,
原來他們早就懷疑她了?「絲卡?也許我該回去翻翻自己的花名冊。」
他故作鎮定,卻見路德手握馬鞭從側方靠近。「我不確定她是誰。」
「我會幫助你回想起來。」路德笑了笑,然後用力揮舞手中深色的馬鞭,刺辣的鞭打在亞瑟胸口,
亞瑟忍不住拱起身體,本能的想躲開,但是手銬和腳鐐卻把他和椅子緊緊束縛在一起。
「俏麗的短捲髮,和迷人的笑容,她總是全場的目光,對嗎?」
路德滿意的看著亞瑟的反應,用馬鞭輕輕滑過他帶著瘀青的鎖骨下方。
「嘿,我不曉得原來你迷戀她,我走開就是了。」
亞瑟的眼睛盯著馬鞭的動向,再滑下去就是胸膛了,他到底想幹甚麼。
「柯克蘭先生,我既不著迷她,也不著迷任何女人,就跟你一樣。」亞瑟打從心底的發顫,
眼前這個人在審問前就已經把自己的喜好都打聽好,在他面前還能怎麼說謊?
路德再度鞭打亞瑟,每一次都是不留情的狠打在他身上,每打一次亞瑟就顫抖一次,他咬緊下唇,
卻擋不住喉嚨發出痛苦的嗚咽。「很好聽的聲音,你讓我變得異常興奮。」亞瑟瞇著眼睛,
看路德如何剝掉唯一遮掩自己的襯衫,原先他還不怕,但待路德的指尖觸碰到褲頭後,
他開始懊悔之前那些愚蠢天真的想法。如果是皮肉之痛就算了,
現在他曉得這男人還打算給自己更大的羞辱。「絲卡是不是間諜?」冷酷的聲音迴響在密閉的空間裡,
一點點的回音竟讓路德的話語添帶威嚴。「不是。」亞瑟希望自己回答的夠肯定,
他不打算出賣國家或是任何人,也沒想過可以平安度過這段冗長的時間。
「是不是你招募她成為一份子?」「不是。」「她是不是在華沙發表煽動人民分裂的言論?」
「不知道。」亞瑟的嘴巴還未闔起,路德的馬鞭用力打在他頰上,接著路德狠狠抽打他毫無防備的身軀。「你該不會是很眷戀這種感覺,才一直激怒我吧。」路德將馬鞭拿至嘴邊,
伸出舌頭嘗了嘗亞瑟留下的滋味。「你過去多采多姿的情史我可是一清二楚。」
「……我不懂你在說甚麼。」亞瑟的臉頰痛的難以正常說話,他眨了眨寶綠色的雙眼,
看著路德解開連身軍外衣上的銀質鈕扣,白色內衣覆著結實強健的肌肉,微出汗的身體在燈光下閃閃發光。「我拜讀過你和法蘭西斯那段荒淫的情史,柯克蘭先生你那時還是個男孩。」
亞瑟嚥了口口水,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在別人面前是完全赤裸的,
為什麼他要坐在這裡忍受路德剪開他縫合過的傷疤。
路德維希粗蠻的脫下對方的長褲,嘲謔的眼神盯著亞瑟蒼白到有些病態的性器。
「那又如何,總比像你滿足的抽打我後,還脫掉我的褲子這般變態。」
亞瑟決定不管怎麼樣都要把持住尊嚴,就算臉不自覺的漲紅,他還是抬高了下顎假裝不在意。
路德掐住他的嘴巴不讓他再多發一語。「我喜歡你用變態這個詞彙來形容我,現在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柯克蘭先生,絲卡是不是你的間諜?」他鬆開手,等待亞瑟的答案。「……這很重要嗎,你並不相信我,
不管我說是或不是,你都會殺了她。」路德的臉上閃過一絲怒意。「馬鞭馴服不了你。」
他一把握住亞瑟的性器,銳利的眼神直盯著他難受的模樣。
「放、放手。」亞瑟感受那雙手開始上下摩擦,不帶任何溫柔的拉推,強迫式的逼亞瑟擁有生理反應。
疼痛和幾近無存的快感讓他的眼睛覆上一層薄薄的淚水,他恐懼的扭動雙腳,
被抽打過的地方隱隱作痛,卻擋不住逐漸高昂的性器。看見亞瑟在自己手中燃起性慾,
路德嘲諷般的拍打數次亞瑟挺立的地方,這舉動讓亞瑟更加痛苦也更有快感。
「……快點停止!放手、放開我!」亞瑟沙啞的聲音帶著喘息,該死的手銬怎麼這麼堅固,
手腕都撞出瘀青了也不見鬆脫跡象。「好啊。」路德解開了亞瑟的手銬,
顧著逃跑的他忘了腳鐐的存在而摔倒在地上。亞瑟撞傷了嘴唇,流出斑斑血痕,味道又腥又苦,
他吃力的用手掌力量撐起身體,卻被路德從後面一把抱住。「真是性感的屁股,
讓我不禁想像你被貫穿的模樣。」他的舌頭靈敏的舔拭亞瑟的後頸,壯碩的身體牢牢困住不斷掙脫的亞瑟,長有槍繭的手指一路滑過他的脊椎來到最下方。
「不要。」原先激烈的抗拒已經變成發自內心的懇求-路德不予理會,手指慢慢侵入他緊實的擁道中。
亞瑟驚呼一聲,雖然他蜷曲著身體想掩蓋前方噴射出來的液體,
但是聽到路德在自己耳邊發出的輕鄙嗤聲後,他感受到濃濃的絕望。
 



 
《第四線57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