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14

 阿爾的眼睛從深藍轉而變成輕淡的天空色,他無畏懼的笑著-
「看你忽略了甚麼,即便這不是我的身體,我依舊能夠控制它的行動和能力。」
柔和的笑聲後,帶著從地面竄出的荊棘薔薇,將其中一個帽匠捲起,將其撕裂成塊,
遭撕裂的屍塊重重摔落在地,鮮血四濺開來。 「怎、怎麼可能?你怎麼可以使用他的力量呢?」
亞瑟驚訝的倒抽一口氣,身邊剩餘的帽匠跑到亞瑟面前要保護他,但阿爾的荊棘纏住其餘帽匠,
阿爾彈了下手指,荊上薔薇花瓣飛舞漫天,瞬間變成利刃,將兩帽匠砍殺成屍塊,
噴灑的鮮血染滿地面,積成一攤攤血水。
漸漸的,遭殘殺的帽匠屍體消失不見,血液也跟著逐漸消失-
「你要如何對抗皇后的力量呢?我親愛的帽匠,那是不可能的。」 阿爾指示荊棘綑綁住亞瑟,
拉到自己面前。 「我應該要慢慢的品嚐你,待你轉世之後再尋找你,用盡方法折磨你、逼瘋你,
好讓你忘記皇后對你的好,因為你的眼中只能有我,只有我才是最重要的。」 阿爾瘋狂的大笑著,
然後從荊棘上拔起一朵薔薇,輕輕靠在亞瑟頸部,宛若親暱的耳語對他訴說-
「現在,我要砍了你的頭。」 帽匠用力搖頭,眼淚也跟著不停滑落,他怎麼能死呢?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刻,無法擊敗愛麗絲一切就都白費了。他不想再過那樣的生活,
去愛一個他根本不愛的人,不能就這樣結束……也許會有方法?應該有甚麼方法才對。
這本書是皇后所寫的,是柴郡貓把阿爾弗雷德帶進書中,
讓他拿回皇后的記憶,因此愛麗絲的記憶是不可能會強大過於皇后的。
亞瑟緊閉著雙眼等待自己的頭顱被砍下來的一刻,但是過了許久都沒有動靜,
他慢慢睜開眼睛,竟看見被冰封住的阿爾,阿爾的不可置疑的睜大著雙眼,和亞瑟一樣困惑。
「我不會再讓你傷害他。」聲音從愛麗絲的背後傳來。 他發現雙腳不由自主的開始向後移動,
他想叫雙胞胎阻止自己,但雙胞胎被三月兔攻擊的根本無法脫身,阿爾的眼睛又轉向毛毛蟲,
柴郡貓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和他戰鬥,比較像是貓咪玩弄昆蟲一樣的悠然殘忍。 愛麗絲克制不了腳步,
他慢慢的向後退到皇后的屍體前。 「夠了給我停止!」愛麗絲露出兇狠的目光,
試圖奪回身體的掌控權卻做不到。 鐵鍊慢慢的爬向皇后的屍首,將他綑繞密封彷彿木乃伊,
鐵鍊瞬間向內擠壓,將皇后的屍體絞成碎肉,噴濺的血水和屍塊就和先前的帽匠分身一樣逐漸消失。 「不!!!!!!」他失控的大叫著,雙手抱著頭聲嘶力竭的喊叫- 愛麗絲的世界變回空白。


阿爾弗雷德慢慢張開的雙眼,盡在眼中的徒是黑暗,這是哪裡?他試著移動身體,
卻發現自己竟處於飄浮的狀態,詭異的感覺令他渾身不舒服,阿爾鼓起勇氣在空中邁開雙腳前進,
感謝上帝,他沒花多久時間便看見前方有道光芒,幸好這裡不是甚麼永無止盡的黑暗隧道。
「啊,你來了。」 聽到對方說話的聲音,阿爾瞇起漸漸習慣光芒的眼睛想看仔細- 那是他!
站在眼前的人對著自己微笑,除了看起來比自己年輕一點,並穿著皇后先前穿的服裝以外,
他們就像是同一個人。 是鏡子嗎?他不禁好奇,該不會是讓他看起來更年輕的魔鏡吧?
「你是誰?」 「我是掌管這個仙境的紅心皇后。」 對方笑了笑,並傾身對阿爾繼續說道-
「而我就是你。」 「甚麼意思?帽匠、瘋狂帽匠明明說過我是愛麗絲?」
阿爾皺起眉頭,對他露出懷疑的目光。 「我知道帽匠說了甚麼,也知道你的身分,
阿爾弗雷德瓊斯先生,當然帽匠的計畫我一清二楚。」皇后輕輕嘆了口氣,他緩緩走向阿爾-
「你也知道,帽匠雖然有些瘋狂,但又可愛的不得了。」
當皇后說出這些話時,眼神充滿柔和與溺愛。
「不過,我們卻無法如願的在一起。愛麗絲對帽匠編造了謊言,
他告訴帽匠若想要存活就得離開我,若想要存活,就只能待在愛麗絲的身邊,」
皇后邊說邊點頭,接著微笑的看著阿爾。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阿爾摘下眼鏡,捏一捏鼻梁。
「這是個很長的故事,我會向你說明的。」皇后意味深長的凝視著他-
「你們世界所產生的瘋狂使我誕生,那些負面的想法、
反感和黑暗卻在我身上轉換成正面的能量,但終究只有我一個人待在和你們不同的世界中,
和人類落空的希望及夢想一起活著,是誰都覺得孤獨難熬。於是我著手創造其它物種,
好讓他們陪我排遣寂寞,而那些東西也開始創建仙境,才會有現在的仙境王國。」
皇后說著說著,望向遠方的黑暗。
「可是我發現,當我越想和我所創造的物種拉近距離時,他們就變得更瘋狂,瘋狂到死去。
我只好繼續做出更多物種,並試著和他們保持距離,只在遠方偶爾觀察他們的生活,
這樣便足夠,我就幸福了。」 說到此處,他的聲調一直都是愉悅的,但接下來他轉移了話鋒。
「然而,他們還是會漸漸死去,並在你們的世界中重生。之所以這麼晚發現,
是因為我不斷遠離他們的關係。當我注意到了這個問題,
當機立斷要把他們從另外一個世界帶回仙境,而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他們變得再度瘋狂,
直到他們能夠看見仙境的存在。」「帽匠之前和我提過也解釋過。
我想知道這一切發生的原因,為什麼你死了?到底出了甚麼事?」
阿爾弗雷德緊抿雙唇。 聽到他說的話,皇后笑了笑:「你想跳過這段?也好。」
他將雙手環抱於胸前,直接告訴阿爾他想聽的部分。「因為我無法接近我創造的人民,
寂寞讓我不斷把在人界重生的子民帶回仙境,特別是我最愛的瘋狂帽匠,他死的太快了,
在仙境的壽命只有十五到二十年。但是除了帽匠外還有我許多鍾愛的子民,我只好創造出愛麗絲,
讓他幫助我統治仙境。」 阿爾注意到每當皇后提到帽匠時,眼神總是特別明亮。
「你卻沒注意到愛麗絲對你不忠心,他在仙境散播自己的理念,想獨攬仙境。」
「的確,但為了把帽匠帶回來,我那時候根本無心理會愛麗絲。帽匠非常難轉換,
不論是他的精神或軀殼都充滿自己的意志,因此我都得採用最極端的做法……
就算他的軀體還只是個孩子,我也要讓他喪失理智,瘋狂得足以回到仙境。」
皇后的語意似乎對自己的作為感到驕傲。
「可是我沒料想到某一天瘋狂帽匠闖進我的城堡,對我訴說他有多愛我,你看他多傻,
我要怎麼相信他呢?」
每字每句在阿爾弗雷德耳中幻化為影像-


皇后對著窗外的風景輕輕嘆氣,
窗外的仙境多麼美好。 大家在城牆另一邊的街道走動、在池中潑水玩耍,
年長的居民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婦女對著調皮的孩子說教,還有海龜跟老鼠正喋喋不休的談話,
Dum和Dee也在溫暖的草皮上打滾。如果能加入他們會多有趣,但他得忍耐,否則居民便會死亡,
他不想給他們帶來傷痛。 「你看起來可真寂寞,寂寞到可能會發瘋!」 阿爾弗雷德回頭一看,
發現有個比自己矮小一點的傢伙站在身旁,他戴著有些破損的愚蠢高帽子,並穿著過大的上衣,
袖子都蓋住手掌了。 「帽匠,你在這裡做甚麼,還不快趁我砍了你的頭前離開。」
祖母綠的雙眼靈活的轉動,帽匠坐在窗台上遮住皇后的視線- 「我不要離開,不、不、絕不,
我要坐在這裡和你說話。」 他雙手環抱於胸前,不著地的雙腳來回擺動,表情笑得如此燦爛。
「好吧,告訴我你到底要幹甚麼。」皇后盯著眼前的傻帽匠。 「嗯……這麼嘛,
我想告訴你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亞瑟笑得更加開心,
他向皇后靠近直到兩人間的距離不到十公分。 「我是要告訴你,我愛你。」
這三個字說的如此輕柔誠摯。 皇后愣了一秒,接著選擇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別傻了帽匠,你根本不了解我,你甚至不知道我有多冷酷,可以不假思索的砍掉任何一個人的-」
「那都不是真的。」帽匠打斷他的話。「我知道。我死後的每次你都會來找我,
即便我還是個孩子,也會設法讓我回到仙境。我知道你為仙境人民做的每件事,就算你掩飾的很好,
我還是知道你有多寂寞。」 帽匠咬了咬下唇,他從來沒有向誰吐露過這些心裡話,
而阿爾看起來就像預料中的震驚,這應該表示自己的心意已經清楚的表達出去。
「我死了很多次,所以我也看著你找我很多年了,每當我死一次就更愛你一些,
我希望能多靠近你。你的本質就是瘋狂,而我也喜歡瘋狂,所以我不介意自己得死幾次,
反正我能死的快樂。」帽匠咯咯笑著,臉上浮出紅暈。
「你和愛麗絲一起。」 「我不愛愛麗絲,我討厭他!他傷害我,他只想和我做他想做的事,
他是個騙子, 超級大騙子!愛麗絲總是在說謊,可是卻沒人相信我!」亞瑟緊閉雙眼,
幾乎是用吶喊的方式說完。 「愛麗絲是為了要統治仙境才被創造,他不會撒謊的,
如果他說你得和他在一起,仙境才能平衡,那麼就是這樣。另外,我不愛你。」


「那天,我徹底傷了他的心,心碎轉變成瘋狂,所以隔天帽匠就死了。」
皇后難過的低下視線,雙手微微顫抖。「但他沒有放棄,回到仙境後,
帽匠花更多的時間和我相處,漸漸的,我發現自己也愛上他了。可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他花越多時間和我相處,也就死的越快。愛麗絲也發現到帽匠的不對勁……」
皇后皺著眉搖搖頭,繼續說著:「所以我們保守秘密,盡量降低兩人見面的次數,
減少的次數讓我們的相處時間非常珍貴,不過到最後,這樣的時間對我和帽匠來說實在沒辦法,
因此,我們開始考慮其他的事情……比方說,人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