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aque【米英】15 (End)H

「為了使我們都遠離仙境,能在人界安穩的相見,除了把帽匠逼瘋,
在人界時我也必須盡其所能的虐待他,甚至強暴他,好讓他能快點回想起我們在仙境時的一切。」
皇后輕聲的說著,當他提起帽匠對他的愛時,湛藍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層陰影。
「他常告訴我他有多愛我,每當他因為我的凌虐而想起自己帽匠的身分後,
他總是非常珍惜我們能相守一起的每分每秒,而那些時光也變成了他的武器。」

聽著皇后所說的種種回憶,阿爾弗雷的眼前彷彿也出現了自己和亞瑟兩人的畫面,
曾經他是如何可惡的強暴並虐待亞瑟,無視於亞瑟的央求而一意孤行,相信自己的所作所為絕對無誤。聽過皇后的解釋後,他終於了解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了-

是亞瑟要求他這麼做,只有這樣,在帽匠的身分死後,他們才能再度相愛。

「但即便如此,帽匠還是不滿足,他希望我們都能在仙境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畢竟仙境是他的家,也只有那裡能包容他的瘋狂。」談到此處,皇后嘆了口氣,肩膀微微顫抖著。
「於是,他殺了我和愛麗絲並吃掉我們的身體,我們都知道帽匠這麼做的原因,所謂『瘋子的邏輯』。也就是說,如果帽匠無法和他所愛的人在一起,只能和他不愛的人一起,
那麼解決的辦法就是把兩人互換過來。愛麗絲變成皇后,皇后則變成愛麗絲,如此一來,
帽匠就能和『愛麗絲』在仙境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皇后再度深深嘆氣。「多可悲啊,
原本我是打算要連結兩個世界的,但我沒有帽匠的瘋狂,我深知一旦採取這種舉動後,
會有多複雜的利害關係與重重困難。不過帽匠卻沒想那麼多,他毫不猶豫的實行他的計畫。」

他靠在阿爾弗雷德的胸前,雙手摀著臉孔。

「該死的是帽匠的計畫被愛麗絲的手下發現,他們強性把關於愛麗絲的記憶打入我的軀殼中,
以阻礙我想起彼此曾經相愛的事。」

阿爾虛弱的點點頭,把手掌蓋在皇后的頭上,他明白皇后在說甚麼,亞瑟一直試著把他逼瘋,
好讓他能夠見到仙境的世界,但帽匠沒料想到阿爾卻先看見了愛麗絲的記憶,
進一步被愛麗絲掌管了身體。

「我想和帽匠在一起。」皇后在他耳邊輕聲說道-「為此,我們必須合而為一。」

他向後退了幾步,凝視眼前另外一個自己。「我會恢復你們世界的秩序與和平,
不屬於人界的瘋狂都會消失,我保證。」一抹微笑自他臉上暈散開來。

阿爾覺得喉嚨一陣乾渴,他閉上雙眼開始思考-

如果他接受皇后的要求,他便不能再見到他的好友、家人,也不能回歸到正常的探員生活,
即便如此,阿爾還是認為應該選擇答應,就算他會失去原先的一切,他還是會擁有新的事物,
直覺告訴阿爾要答應皇后,他也很確定皇后知道帽匠為了讓他瘋狂而犧牲了多少孩子,
阿爾沒打算就這樣原諒帽匠。

「我有個讓事情圓滿落幕的計畫,你也會忘記帽匠在人界的作為,相信我,
你之後絕對會愛他愛到無法自拔的。」皇后的笑容如日照般燦爛。

「那愛麗絲呢?還有那些跟隨他的嘍囉呢?他們會回來復仇吧,
總會採取甚麼手段或方法加以報復的。」阿爾的聲音中透露出憂慮不安。

「我敢說柴郡貓和三月兔早就吃光了那些傢伙,也要好幾年的光陰,他們才會重生,同樣的,
愛麗絲也是如此。」

「一旦他們重生,和平就會淪為假象。」阿爾向後退了一步,雙手不自覺顫抖。

「別擔心,我可是仙境裡唯一知道怎麼帶他們回來的人,換做他人要花上好幾倍的時間,
所以帽匠找到你時,你都二十七歲了。如果是我,十幾歲就能找到你了。況且我會挑對時間,
讓愛麗絲和他的手下們永遠不能相見。」

皇后向前跨步拉回他和阿爾之間原本的距離。「你也不用擔心自己會消失,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阿爾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微笑著點頭:「好吧,那就趕快動手吧。」

他闔上雙眼,聽見皇后高興的聲音,隨即一陣奇怪的聲響傳入耳中-

 

 

待聲音平息後,阿爾慢慢睜開天空色的雙眼,發現那個擁有湖水綠色眼眸的少年就在自己眼前,
阿爾坐在地板上輕柔的笑著,帽匠也跟著他一起坐下來。

帽匠一直望著阿爾弗雷德,卻避免兩人的眼神交會,他無法掩飾緊張的玩著袖口,
沒料想到在下一刻阿爾會把他摟進懷中擁吻,此時的美好與幸福讓亞瑟閉上雙眼,
纖細的手臂無法克制的環抱住他,彼此激烈的熱吻,彷彿要對方於口中融化。

「你真的回來了!」亞瑟激動的緊緊擁抱阿爾,眼中溢滿了淚水。

「是的,我的小傻瓜。」阿爾親暱的用手指滑過他的臉頰上,拇指停留在亞瑟唇邊,
輕輕逗弄著他美麗的雙唇。

伊凡的笑聲從他們背後傳來,他順手拍掉沾染西裝上的灰塵,儘管衣料上只有毛毛蟲的鮮血,
根本沒有灰塵。「我親愛的皇后終於回來了,太好了,也許你可以解決掉這裡所有紛亂的問題。」
聽到伊凡這麼說,阿爾抬頭看了看柴郡貓的週遭,才發現他的寶座之間簡直一團亂,
他的撲克牌軍隊一個個躺在血泊中,而一向莊嚴華麗的天花板也沒好到哪裡去,
裂縫中爬著令人做噁的蛆蟲,骯髒程度實在慘不忍睹。阿爾很快注意到三月兔的歸來,
他身上同樣也濺著鮮血,不過三月兔似乎比較在意
DumDee的兩把鐮刀跟著主人一同消失,
不能留給自己做紀念這件事。此時,眾人熟悉的符號慢慢出現在阿爾和亞瑟身後,伊凡笑了笑,
他知道該是旁人離開的時候了。「今天真是個適合散步的好天氣呢。」

「何不現在一起去呢。」三月兔放下手中的武器,對著同樣也滿身髒汙的柴郡貓說著。
「樂意之至。」於是,兩人心有靈犀的一同離開寶座之間-

耀眼的金色陽光從烏雲中散灑出來,將從前渾沌的仙境洗出光彩活躍,花卉與樹幹隨著光芒伸展枝葉,脆嫩的草地看起來既舒服又柔軟,乾涸的窪坑變回水源豐沛的池塘。仙境的居民感受到氛圍的改變,
紛紛走出家門享受陽光的洗禮,大家彷彿已從惡夢中甦醒,回到原本安詳和平的世界。

阿爾弗雷德笑的不懷好意,他將亞瑟推至床邊,粗魯的脫去對方的襯衫。「我真的等了好久……
他靠在亞瑟的頸窩輕聲細語的說著,隨後輕咬了他一下。

阿爾的雙手開始不安分的扯開亞瑟煩人的褲子,直到剩下一件單薄的內褲遮掩。

「你太卑鄙了,把事情弄得一團亂,還那樣虐待我,我得好好處罰你才行,小傻瓜。」
「我、我這麼做,是因為想和你在一起。」白皙瘦弱的少年用力點頭,但嚥口水的聲音卻大的明顯。
不過亞瑟的解釋卻改變不了阿爾即將要做的事,阿爾親吻並吸吮他的指頭,再納入自己口中盡情玩弄,他靈活的舌尖肆意挑逗著亞瑟的指尖神經,眼看著美麗誘人的俘虜臣服於自己懷中。

探員玩賞性的看著亞瑟沾滿自己液體的手指,再將自己的手指插入亞瑟濕暖的口中。
「你知道我們還是不能在一起吧?」他緩慢的抽插,讓躺在懷中的亞瑟無法自拔,
「不論如何,那些傢伙還是會回來,而你像這樣待在我身邊也還是會死。既然如此,
我們兩個何不瘋狂一點,在我們死後,就過著凡人的生活。只要你願意放棄瘋狂帽匠的身分,
我就願意放棄我的王國,為了你我很願意犧牲所有。」

阿爾對他投以微笑,並輕輕親吻他濕潤的雙唇,拔出的手指再度緩緩深入亞瑟的後方。
「你、你怎麼可以做這種決定?是你創造了仙境。」帽匠一邊喘息著一邊拱起了身體,
他的臀部不自覺迎合阿爾的動作,雙腿也為此分開,等待阿爾的觸碰。「現在,我只為你瘋狂,
就像你一樣。」阿爾溫柔的笑著,放入第三根手指,至此亞瑟再也抗拒不了阿爾所給的一切,
後方的穴口緩慢的收縮著,期待某個東西的進入。「一旦你這麼做,我就會瘋狂到變成正常人。」
亞瑟半闔著的雙眼看著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我親愛的小帽匠,我們就一起變成正常人好嗎。」
阿爾弗雷德拉下褲頭上的拉鍊,在亞瑟兩腿間衝刺,他快速的來回抽插,感受亞瑟完整的包覆,
阿爾前額靠在亞瑟胸口上,低聲的說著:「這麼瘋狂的決定,我們死定了吧。」

 

***

 

「阿爾你這混蛋,我告訴你多少次不要整支插進來。」亞瑟瞪著正在對他傻笑的美國佬,
他離開阿爾的懷抱,拿起枕頭蓋住他整張臉。亞瑟用力推開阿爾的下半身,
讓兩人之間保持一點距離,剛才那一下,他覺得自己的屁股都快裂開了。

「呃,亞瑟我又沒辦法克制自己,更何況我覺得你好像也不介意。」阿爾竊笑著,
隨即用手指輕輕觸碰愛人的背脊。「你拱起身體的時候彷彿一隻貓,你是不是也很喜歡這麼做?」
阿爾絲毫不在意亞瑟鬧脾氣的行為,反而大膽的抱著亞瑟的臀部靠向自己,
再次緩慢的進入嬌小的英
/國人體內。「我認為你有點太嘮叨了,就連做愛也會發牢騷。」
「給老子閉嘴!給我插好。」亞瑟對著臉上又被蓋著枕頭的男人大叫,
然後他閉上雙眼主動搖著自己的屁股,配合阿爾的動作,當阿爾的速度加快,
並帶點粗暴的方式搗入亞瑟的體內時,他忍不住發出愉悅的呻吟-

「喔……阿、阿爾……」濃厚的英國腔發出陣陣喘息,亞瑟的膝蓋為感受對方而無助的顫抖著。
「是誰先拒絕我,然後現在又向我搖尾乞憐呢?」阿爾露齒而笑,誘惑般的舔拭亞瑟的肩膀。
「太過分了
……」亞瑟輕聲答道,眼眶覆著淚水,他在次闔上雙眼,在只有觸覺和聽覺之下,
隨著阿爾越發粗魯的抽插,深刻體驗被填滿又拔出的快感。當阿爾觸碰到前列腺時,亞瑟失聲尖叫,
腦子裡一團混亂,他睜開眼睛,見到射在阿爾身上的精液後,卻仍不滿足的繼續磨蹭對方的身體。

「我親愛的骯髒小亞瑟。」阿爾在他耳邊細語著,直到自己在亞瑟體內獲得紓解。

他滿意的發出低吼,視野迷失於壓在身下的愛人臉上。兩人之間的溫度彷彿要彼此融化,
亞瑟的雙股間流出阿爾的液體,沾染原先乾淨潔白的床單。「你
……就像隻野獸一樣。」
亞瑟的話語打破這幾秒的沉默。「這都要感謝你。」接著阿爾的臉又吃了顆枕頭。
「我要去沖個澡,禽獸先生。」「你最好快點,我肚子好餓,想吃點甚麼。」
躺在床上的金髮美國佬舒服的伸展四肢-

「是是是,自私的食物焚化爐。」話雖如此,亞瑟還是用了一個小時半才洗完澡,
他花了很多時間清洗阿爾的精液,每次這麼做的時候,他都懊惱自己為何不一拳揍扁阿爾弗雷德,
真是個任性又不體貼的傢伙。

他們兩房一廳小公寓就位於倫敦,雖然只是租的,卻讓他們有種家的感覺。
阿爾的工作室在樓下,而亞瑟的工作室在樓上,他選了一個較暗的房間,
好讓他能專心的做沖洗相片的工作,而阿爾的工作室則明亮許多,
他需要光線充足的地方擺放他的藝術品。阿爾弗雷德和亞瑟柯克蘭都是加州藝術大學的畢業生,
阿爾選讀的科系是多媒體動畫設計,亞瑟唸的是視覺傳播。其實亞瑟一直以為在他們畢業後,
這段感情也會跟著結束,所以當阿爾告訴亞瑟,他決定跟他回去倫敦時,亞瑟非常驚訝。幸運的是,
他們兩人很快就找到穩定的工作,賺的錢也足夠讓小倆口擁有不錯的生活條件。
此外,亞瑟的母親對於兩人的戀情表達百分百的支持,
她實在無法討厭像阿爾這樣貼心又充滿活力的年輕小夥子。

「起來了阿爾弗雷德,不是餓的快發狂了嗎。」

亞瑟套上一件長袖襯衫,並繫好短靴的鞋帶後,對著躺在床上的金髮愛人說著-

阿爾連忙從床上跳起來,隨手關掉電視後,迅速穿上工作褲和T恤,即便他再餓,
也不會蠢到在倫敦不穿衣服出門。「嘿親愛的,外面好像在下雨,你需要拿支傘。」

「你有拿了嗎?」亞瑟從廚房旁的小櫃子中探出頭詢問。

「沒錯!」阿爾打開前門和手中的雨傘,開心的回應亞瑟的問題-

他們兩人在雨中撐著傘併肩走著,阿爾興奮的和亞瑟訴說自己和其他動畫師的工作情形,
以及他們一起在他的工作室裡完成多少新角色。當然,他也據實以告的說還製作了一個女版的自己,
當阿爾給亞瑟看角色圖時,立刻被身旁的英
/國佬揍了一拳,
因為那圖片中綁著辮子的豐滿女人除了圍裙外甚麼也沒穿。

「很性感啊!」

亞瑟絕對沒想到他在幾天後會收到一份禮物-一件圍裙。

而阿爾還會興致勃勃的發誓他很想和只穿圍裙的亞瑟做愛,

然後看到阿爾這般期待,他無法拒絕,只好害羞卻又享受的完成阿爾的心願。

 

「對、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正專心想事情的亞瑟絲毫沒發覺前面站了一個人,
直到他不小心撞到對方後才驚覺。他深感抱歉的說著,但眼前的男子彷彿不在意的對他微笑。
這位高大的男子擁有一雙紫羅蘭色的雙眼,被雨淋濕的外套黏在身上,就和瀏海一樣在滴著水。
「呵呵呵,沒關係,我也失禮了。」

「怎麼沒有撐傘呢?都淋濕了。」亞瑟問著,隨即瞥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阿爾弗雷德。
「喔是的,我有傘,但是借給了他,他又不想和我撐。」

男子笑了笑,指向站在身旁的銀髮少年,生面孔的少年正用他那雙朱紅色的眼睛,
望著眼前的小情侶。「要和你一起撐也是可以啦。」少年淘氣的露出微笑。

「看到沒,他就是這麼過分,等我淋濕後才告訴我。」

「是挺混帳的沒錯。」阿爾弗雷德不經大腦的回答,讓他的胃馬上吃了一記亞瑟的肘擊。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很樂意把傘借給你,我可以和這白癡一起撐沒關係。」
亞瑟一邊說一邊走到阿爾的雨傘下,然後伸手把自己的傘遞給對方。

「喔謝謝你,你人真好。」他接受了亞瑟手中的雨傘,然後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張名片給亞瑟。
「請務必到這裡拿回你的傘。這樣我也好送你些東西以表感謝。」

對於男子的行為亞瑟有些訝異,不過他還是拿著名片且唸了一次上面的名字-

「伊凡‧布拉金斯基。」亞瑟再度抬頭,卻發現眼前空無一人,就連那個銀髮少年也跟著不見。
「他們去哪裡了?」阿爾弗雷德眨了眨眼睛,努力尋找兩邊街道看是否有他們的人影,卻也一無所獲。
「嗯,不知道呢。欸?是玩具公司嗎,聽起來蠻有趣的。」

-瘋子的運氣永遠都不怎麼好。

「但是這樣的標語對於玩具公司來說還真奇怪。」亞瑟看到名片後面印的字句後,下出這樣的評論。
他搖搖頭,將名片翻回正面,上面的確印著公司的地址和電話。

「我們應該去一趟,一定會很好玩的,也許他會送我們一些玩具或填充娃娃。」

美國男孩開心的笑著,然後將他的小情人拉到自己懷中。

「或許吧,而且我也真的想把我的傘拿回來。」亞瑟在阿爾懷裡輕輕微笑,

順手將名片放進口袋中。

 

一對紫灰色的雙眼和另一對朱紅色的眼睛在暗處觀望著那兩人,

笑意自他們臉上渲染開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