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殜居】

關於部落格
感謝天空恢復了曾經失去的人氣
  • 898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ndifference Curve.4.5【All英】H

 
海洋湛藍的雙眼透著笑意,隨性的氣息從唇邊緩緩吐露在亞瑟耳鬢,阿爾的味道從前那麼靠近,
好像只要一轉身就能靠入阿爾懷中,他記得阿爾的指頭上方圓的指甲總是修剪的整齊,
從不讓亞瑟抓到一絲機會唸他一句,他也記得阿爾嘴中常帶著甜甜的香味,有點像蜂蜜有點像糖漿,
想到這裡,亞瑟的嘴角緩緩上揚,原來回憶這些瑣碎的往事這麼開心,他吃力的伸手觸碰嘴角的瘀血,
卻讓下顎傳來劇烈疼痛。即便如此,他還是想感謝路德維希的傑作,至少讓他在黑暗之中還有活著的自覺。封閉的空間寂靜的讓人恐懼,外面流逝的時間在這裡完全沒有意義,他不知道白天與黑夜輪替了多少次,
也不清楚外面的戰況演變到了甚麼地步。他只清楚,伸手可及的那狗碗中已沒有水,
以及他的胃已經空的不會餓了。
雖然不想承認,但要是現在臭鬍子能端給他一碗熱騰騰的濃湯,自己一定會感激的潸然淚下,
這件事情暫且先當作秘密保管在心裡就好,他可不想見到法蘭自以為是的嘴臉。
「親愛的柯克蘭先生,這些日子過的還舒適嗎?」
沉厚的嗓音自右前方傳來,亞瑟瞇起眼睛,對於許久不見的光芒感到不適,他不安的扯住腿邊口袋,
喉嚨一陣緊縮。「招待不周,還請您多見諒。」路德維希點燃桌上的蠟燭,握著燭台湊近亞瑟臉龐,
他仔細的檢查亞瑟手腳踝上的鎖鍊,確認它們沒有鬆脫的跡象。
亞瑟逐漸習慣蠟燭的微光,透著這點光線他能瞧見路德維希盡顯滿意的表情。
「連下午茶都沒有,我必須說這裡的伙食真是差強人意。」
聽到亞瑟還有力氣回應自己的話,路德笑了笑,接著看向空無一物的狗碗-
「在調教惡犬前,總要先讓他知道主導權在誰的手上。」
他伸手觸及亞瑟凹陷的鎖骨處,一路撫摸到他消瘦的肩頭。
「一旦清楚了遊戲規則,剩下的就很好處理。」
和阿爾相同的藍色眼睛-
亞瑟心頭一震,不明白此刻自己怎麼會將路德與阿爾兩人做連接,或許他真的餓昏頭了,
才會期待這種時候出現在眼前的能是阿爾弗雷德。
「你想要馴服我?」他舔舔乾涸的雙唇,試圖從路德的字句中找尋弦外之音。
路德維希露出笑靨-「成為我要的獵犬。」
他探出舌尖舔拭亞瑟剛受滋潤的嘴唇,慢慢來回舔弄並擴大範圍,直到亞瑟覺得胸口發癢,
忍不住從喉間嘆息。路德滿意的神情全寫在臉上,他將溫柔的舔拭改為親吻,
輕輕紛落在亞瑟凹陷的雙頰邊。他感受到路德粗重的喘息和氣味,他想躲開卻受桎梏於鎖鍊及路德的懷抱。
「做夢。」亞瑟輕聲的說著,卻無比堅定。「做夢的人是你。」路德的額頭貼在亞瑟的額頭上,
兩人鼻尖觸碰,感受彼此呼吸的速度和溫度。
「你搖尾乞憐的模樣一定特別可愛。」路德不費力氣的將亞瑟抱入懷中,
垂落的鐵鍊與地板摩擦出清脆的金屬聲響。
亞瑟在心裡算數著路德走了幾步,他知道他們離大門口越來越遠,直到路德停在房間的最末端。
原以為自己會被像垃圾一樣丟在地上,但路德只是用那雙軍靴前跟勾起了地窖門。
這房間居然還有地下室?
亞瑟突然感覺一陣懊惱,如果自己這段時間不要如同個戰敗者去反覆思考悲慘,
那他應該有心力來尋找房內其餘的機關。
路德強壯的手腕緊抱著亞瑟瘦弱的身軀,他們往下走了十一個階梯,
來到亞瑟不曾知道的新空間,他猜想這裡也許還暗藏其他出口,因為空氣並無陳腐的味道。
透著一樓梯口的微光,路德將亞瑟身上的鐵鍊繞鎖在石造的樑柱上。
看著路德一一將房內的油燈點燃,亞瑟繞在石柱後的手偷偷扯了一下,
確定這樣的鎖鍊沒有鑰匙自己是掙脫不了。
「歡迎來到你的新棲身之所。」路德維希點完最後一盞油燈後,轉身對亞瑟露出笑容。
「你把我帶到這裡來,到底有甚麼企圖?」和外界隔絕的地下一樓,慘叫聲恐怕是傳不出去的吧。
盡顯疲憊的面容上,那對湖水綠的清澈雙眼仍無畏的直視對方。
路德脫下軍袍,將它掛在鐵製掛勾上。「我要上你。」
亞瑟的身體從肩膀開始癱軟下來,要不是手腕的鐵鍊做支撐,他鐵定會坐倒在地。
看到亞瑟無法再掩飾的慌張神情,路德心滿意足的從掛著軍袍旁的其餘掛勾上取下一枚東西,
亞瑟這才注意到掛勾真正的用途不是拿來掛衣物,而是掛著性虐道具,
而路德首先拿起的是口枷,金屬扣帶中間是顆黑色皮革製軟球,他熟練的把它套在亞瑟臉上,
黑球讓亞瑟的嘴巴合不攏,就算用力想咬斷,但軟性的表面卻吸收掉牙齒咬合的力量。
「光是看到你這副模樣,我相信除了我,我的所有軍團都會想把你上到壞掉。」
亞瑟想惡狠狠的說些甚麼,卻礙於口中那混帳東西,他根本甚麼都不能說,唯一能做的反抗,
只有用力拉扯鐵鍊,明知道除了弄傷自己不會有其他作用,身體還是本能的要虛張聲勢。
路德不予理會亞瑟的怒火,他自顧的抬高亞瑟的左腿,用繩索綁縛於他的膝蓋處,
將繩子拉到固定在天花板上的穿環,讓亞瑟的左腿呈現高舉、小腿垂放的姿勢。
羞恥的動作讓亞瑟羞愧的無地自容,嚥不下的怒氣讓眼淚浮出,卻又讓自尊鎖在睫毛不肯流下。
路德安靜的將他的右腿也綁成如同左腿的姿勢,直到完工後,他才滿意的觀賞自己的作品。
「我和本田聯手之後,彼此互相學習了很多東西。」
含著淚水的眼睛硬是翻了個白眼,亞瑟好想忘記自己的私處如此面對路德的窘境,
他啜泣了一聲,還是不讓眼淚流下來,不過剛才無所畏懼的眼神已染上了幾分渴求憐憫的味道。
路德倒了杯水,走近亞瑟,他暫時取下他嘴中的口枷,這讓亞瑟有些不知所措-
「你又是哭的,又是得流失那麼多水分,先喝水補充一下吧。」
就算是水,卻又如同糖霜般甜美的刺激著神經,亞瑟本能的啣住杯緣,當舌尖碰觸到水的剎那,
不論是大腦或身體都獲得了紓緩。
路德滿足的看著亞瑟的表現,見他將水飲盡,防備似乎減弱了一點。
他把空水杯拿走,然後吻上亞瑟濕潤的雙唇,帶著蠻橫與強勢的嘴唇用力擦在亞瑟唇邊,
四肢都被束縛住的亞瑟因掙扎而扭動身軀,路德卻一把將他抱進自己懷中,
更加肆無忌憚的占領他口中的一切。對方壯碩的身軀讓亞瑟動彈不得,
他知道自己兩腿正夾著路德的腰幹,軍褲上的拉鍊緩慢的磨蹭他的性器,
路德的手掌往下滑移至亞瑟背脊和臀部的交界地帶,抬起他瘦弱的身軀並不是件難事,
更何況樑柱支撐了他大部分的體重。他們停止了親吻,但路德的視線依舊停留在亞瑟臉上,
他盯著他迷失的雙眼,另一手滑向他腿間,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侵入,亞瑟驚恐的深吸一口氣,
直到自己的性器被緊握住並上下搓弄時,一陣酥麻的快感衝上腦門,
方才的吻如同魚鉤釣起了他的慾望,在路德觸碰他沒多久,挺立的性器便流出了預射液,
「親愛的咬著這個你會更性感一點。」路德將口枷塞進亞瑟嘴中的動作卻不如話中溫柔。
亞瑟猛烈的搖頭,碎淚慢慢從眼角滾落,他屏息一刻,精液毫不留的射在路德手心。
半闔的眼睛望著路德舔拭手掌,接著伸到亞瑟背後,不安的感覺爬入內心,
他想開口阻止他接下來的行為,卻礙於口中之物而無法做到。
帶著些許濕滑感的食指從後方甬道進入到亞瑟體內,緩緩的深淺移動,直到亞瑟稍微適應後,
路德再將中指一同擠入,兩指同時間搔弄刺激著,亞瑟未疲軟的性器更加挺立。
他壓低下顎,垂眼看著路德掏出軍褲外的性器,對著自己的穴口昂揚著。
當路德抽出手指後,某個空虛讓亞瑟的腦袋一片混亂,
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期待能任由路德驅使。但這片混亂隨即因為路德的進入而變成空白,
路德填滿了剛才的空虛感,夾帶著痛苦與歡愉,一波波侵蝕亞瑟的罪惡和理智。
他很快的掌握了亞瑟感官的主導權,也找到了最令亞瑟瘋狂的敏感帶,
亞瑟喉中的抽噎啜泣聲與路德的喘息在密閉的空間中產生了回音。
他想起自己曾經讀過的一個關於回音的神話故事,
但他們激烈的做愛卻他怎麼也想不起最後的結局。
亞瑟知道若閉上雙眼拒看眼前的畫面,只會讓他更深刻感受路德的接觸和聲音,
他越來越疲累,漸漸不再掙扎,然後他聽見路德低吼,一陣熱液射入自己體內。
 
亞瑟不禁悲從中來,也許情況只會越來越糟,也許最後他就真的變成了路德的獵犬-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